甄子曰专栏:逆子杀父母如鸡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甄子曰专栏:逆子杀父母如鸡鸭



    陈姓男子,40岁,芙蓉人,涉杀死父母被控。

    旁观者无一不难过,脑海满是问号。

    诗人叹“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解诗人这么说:“伤心是什么样子?世上最好的画家也画不成。伤心是什么?最好的诗人也写不出。画不成的人,还在画着,写不出的人,写个没完。那才叫伤心。”

    当下正是一片伤心画不成,满脑子问号无人解。

    没有文字能够解说这一家人的悲剧,问号以后是无数的问号,被告大可在庭上砌词狡辩,不留句号。

    父亲是退休工程师,母亲退下教职,正享受晚年清福,唯一杀人嫌犯,竟是他们的独子(有传是养子)。

    以前的人说“养儿防老”一夜好眠,现在是“养老防儿”担忧难眠。

    可怜两老,临死前,必然承受心灵和肉体上的巨大伤痛。

    要多狠的心才够毒,向父母下如此毒手?

    10年前,台湾一个高中生,受不了父亲暴力管教,找来朋友合力砍杀父亲,父命危,儿受访,称“没感觉,像砍杀鸡鸭一样”。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一双血手,曾被父母牵着走,一辈子的温度,当下再恨再狠,难道不曾有过那么一秒,大手牵小手的儿时画面,在脑海中浮现?

    事件的恐怖之处,是杀了父母还放火烧尸,确保阴阳两隔,消灭证据,画面灰飞,逍遥法外──真是杀红眼变傻子──父母养育你化成灰都有办法找到你认出你让天收你!

    逆子自有天收,车内那滴血,即是天意。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