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 我们不一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叶家乌贼—— 我们不一样

    惜语如金的双胞胎外甥向来腼腆,每次我们家聚会K歌,两人都静坐一旁,听见公鸡叫般的嗓音时就偷偷一笑,更多时候是低头按手机,或呆呆发愣,大概觉得跟这些阿姨舅舅们相聚,可真无趣!



    终于有一回,在我们再三催促下,老大阿乐手一指,发了豪言:“阿海、阿江唱,我们就唱!”表弟阿海和阿江从沙发上弹跳起来,把麦克风抢在手中,“唱、唱、唱!”我们鼓掌,他们点了歌,音乐一响起,歌声就冲出喉头:“这么多年的兄弟,有谁比我更了解你,太多太多不容易,磨平了岁月和脾气……”唱的是中国歌手大壮的《我们不一样》。阿乐大概没料到,念国际学校的表弟俩虽不太外向,但西方教育让他们常演讲、报告,要在亲人面前高歌一曲,难不倒他们,当即爽快献唱。

    《我们不一样》一唱完,十几双目光同时投向阿乐、阿正。嘻嘻哈哈,众人笑作一团。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阿乐只好接过麦克风;阿正一脸红涨,无奈得替哥哥一同实现诺言。“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起初他们的歌声像黄叶飘落,轻无声息,渐渐地放了胆,也就尽情唱起来,“你在远方眺望,耗尽所有暮光,不思量,自难相忘……”他们唱起电视剧主题《凉凉》,高音上得去,低音下得来,音色美,声线好,跟歌声甜美的姐姐唱《甜蜜蜜》比起来,不遑多让,各有千秋呀!

    “再唱一首,再唱一首嘛!”阿姨舅舅的赞赏和encore,他们不搭理,唱完就窝进沙发里,好像刚向心仪的女生表白一样,一脸红霞。借阿海、阿江唱的《我们不一样》,这两个小家伙,跟我们确实不一样哩!他们的阿姨、舅舅们可是争先恐后地点歌,麦克风你唱两句我接三句地传递来、传递去,就算不熟悉的歌曲也哩哩啦啦哼唱,乐在其中。

    爱唱歌的姐夫

    说起来,我们当然不一样。60后、70后和80后的阿姨舅舅,唱什么赵传、罗大佑,李宗盛、优客李林,就算是戴佩妮、梁静茹,陈绮贞、陈奕迅的流行歌曲,在他们看来也顶多是经典老歌,还没提也在场的公公和姥姥呢!周璇、白光、姚莉、李香兰,这些金牌歌手唱的歌,能扣住他们心弦吗?

    不管怎样,和家人聚集一堂是快乐的事。当外甥辈也参与其中,就更热闹欢喜了。阿乐阿正的姐姐到外地念书后,有了胆识,唱歌不再推让。阿海和阿江的姐姐,也有飙高音的天赋。

    我的父亲呢,打从我幼时嚷吵千万遍,他只肯为我唱首儿歌《客人来》;在众人面前,是不肯唱歌的。至于母亲,她老挥手说不要,我不要唱。可麦克风一接在手中,就聚精会神唱起来,一旦响起不熟悉的曲调,她意兴阑珊马上站起来说,回家吧,晚了。插入一首她年代的歌,一屁股又贴回沙发上。

    这就是我们家的K歌会。咦,怎么有音响和麦克风呢?没错,那是我其中一个姐姐家里的设备。话说姐夫有一把好歌喉,每日下班后,都把麦练声。90年代的好歌,他几乎没有不能朗朗上口的,只可惜他下班时间比较晚,每次回到家,我们都快散会了。临别,哥哥必点几首歌请姐夫唱,让我们在离开以后,还余音缭绕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