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文字般若的福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温任平:文字般若的福报

    佛家讲三般若、五般若,这儿提三般若:文字般若、观照般若、境界般若。1958年开始写作并在报章发表,几十年从来没有想过“文字般若”。佛家对一切言教,包括声教与文教,都称为文字般若。



    我教了29年书,1993年提早退休,替人看紫微斗数,并且频频出国参与文学研讨会并提呈论文。讲话太多的后遗症出现,曾数度失声,有一次我还以为自己哑掉。幸好奇迹出现,我的嗓子慢慢恢复,只是不能唱歌,只能说话或演讲。那时我没有联想到文字般若那方面去。2005年,飞蚊症来袭。

    飞蚊症(Floaters)的全名为玻璃体混沌,它有另一个十分诗意的名称叫“云雾移睛”。我在2005年7月9日凌晨五时中招,成了飞蚊症病患者。地点:吉隆坡联邦酒店。

    我中飞蚊症,肇因是那一年那一天我正在整理着“马华文学与现代性”研讨会的总结报告。国外学者的论文都齐了,其中一位(国内)学者的论文一直没交上来。总结必须综观全局,14篇论文到齐,我才能分门别类:多少篇专论“现代性”这概念,多少篇论文学中的现代性实践与体现。

    7月9日12时半,我才拿到最后一篇论文,我在酒店房间的灯光下在原稿纸上奋力整理,凌晨五时竟发现间歇性的有头发/睫毛掉入眼里,我得不断揉眼睛才能继续写下去。我当时不知道由于过劳、疲累,眼睛出了问题。

    隔天我才赫然憬悟,不是头发或睫毛掉进眼睛里,哪些在眼睛飘来飘去的蚊子、小虫是玻璃体胶原脱落,这是很难治疗的病患,总不成为了去除哪些浮游体而做风险高的、入侵性眼科手术吧。

    有股力量保护我

    2008年,一位医生──我以前的学生──在一次喝茶的场合突然盯着我,告诉我双眼可能出现白内障。我们走到咖啡厅外面温煦的阳光下,他叫我看着他举起的手,然后上下左右转动眼球。我在薄阳下汗流浃背,飞蚊症尚在,现在又增生眼膜,真是情何以堪。肉眼检视的结果是,我的左眼膜明显,可能一年左右得动手术,右眼的白内障情况较佳,但是两三年后也得摘除,时间问题而已。

    一晃10年,今年是2019,两个月前我换了一付负离子眼镜框的眼镜。配眼镜前作了相当仔细的检查。我的左眼压13,右眼压14,轻微散光,近视减25度,老花增加25度,9年的眼镜仍然可戴。

    我的飞蚊症呢?眼科医生说:“你很幸运,我看不到有飞蚊症的絮状体。”“那么我的白内障呢?”“还在,还在,它们好像停止生长,就那么一点点,不要管它,它不会影响你的视觉。”

    我这些年写的东西,拒绝人云亦云,拒绝掇拾套路,在社会文化、文学艺术、个人修养、气质变化、应付时局,用心用力。发菩提心,苦思对策,提供意见,对大众应该有些稗助。佛的真理,离文字相,但是佛家的道理,不能不用文字诠释,“若无文字,凡圣永隔”。“以指指月,因指见月”,这一指点,天上的月亮,大家也就看到了。我正是哪个指月的助缘人。

    白内障通常都会蔓延,所占范围愈来愈大,造成远近视野模糊不清,景物呈现黄色。何以我的飞蚊会自动消失?我每天在手机写作,相当吃力,照常理判断,我的白内障“应该”恶化才对。眼膜没有增长扩大,是冥冥中有一种大力量保护我,那是文字般若的福报。一定是这样的。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