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玟頡:獨行俠—— 聽媽媽的話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葉玟頡:獨行俠—— 聽媽媽的話

    送走客户,记忆库里塞满刚结束的会议要点,正想快步回到会议室,只见室内空无一人。看着墙上挂着的时钟,我才意会到已是午餐时间,同事已纷纷医肚子去了。



    掩上门,正想离开,一股饭菜香味飘来,勾起我肚里的馋虫。于是,在好奇心催促下,来到走廊尾端的休息室。映入眼帘的是几碟家庭料理,热气腾腾地摆在靠墙饭桌上。只见他背向着我对着洗手盆,卷起袖子后摩挲双掌洗着手。

    “好丰富的午餐!是你亲自下厨的吗?”我顺手拿起摆在桌上的空杯,准备冲咖啡。

    “叶主管,要一起用餐吗?这是我妈刚从家里带给我的午餐,我们趁热吃。”实习生顺手推舟邀请我。我婉拒他的好意后,手捧着刚冲好的咖啡,坐在面向他的位子。

    陷入短暂的沉默后,我开始对他赞夸起来:“你妈真好,连午餐费用都让你省起来了。”此时,只见他从裤袋里掏出手帕,往油腻的双唇一抹,停顿一会儿后,说:“我妈向来不喜欢我到外面用餐,都是那些含有味精料理惹的祸!当初选择在这里上班,一切都是我妈的意思。由于公司距离我家很近,我妈容易照顾我的每日饮食,也方便她每天为我载送上下班。”

    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心里不平衡起来,脑海难免挂起了问号:“这草莓族也太没主见了吧?当初面试时,他是如何过关斩将的?”

    用完餐后,只见他将用过的碗碟叠放在自带的纸袋里,包裹起来搁置在饭桌下。我好奇地问:“为什么不将污渍的碗碟清洗干净后,才包裹在纸袋里带回家?”他耸耸肩:“我妈说带回家让她处理就好。再说我的皮肤向来敏感,不能触碰含有刺激性成分的清洁剂。我以前大学……”他开始滔滔说出他的“苦衷”,反而让我更难以消化,只好敷衍他几句便抽身离去。

    放工后,我突然想起今晚特别为艾莉同事在酒吧里搞了生日派对,顺便提醒他准时赴约。谁知,他抛下了这句话:“我妈说华人七月不能出夜街,我早上已告诉艾莉,我去不成了。今晚你们玩得开心点。”

    不一会儿,一辆银色国产车停在公司门外,只见鸿基右手提着装有碗碟的纸袋,大步朝着车子方向走去,随后乘坐该车扬长而去。我来不及和他道别,唯有在心中对他说:“妈宝,再见!”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