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现场】Z世代文学新星 踹开红色大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学习现场】Z世代文学新星 踹开红色大门



    这个时代,还有人在意马华文学吗?问起三位本地创作新星梁馨元、邱伟扬和郑田靖,他们异口同声地说,真正触发他们写作的是马华文学场域。

    1997年出生的邱伟扬“出道”得早,可说是马华文坛“童星”。他在小学六年级那年写了一篇文章投稿,受到彼时的编辑黄俊麟点名赞赏。“那时候也因为家里的阿姨鼓励。”阿姨是本地中文系毕业生,师承马华作家兼学者林春美教授,家里摆放很多书籍,邱伟扬每次都会去阿姨家看书,先从看漫画到慢慢接触小说。初中二那年参加新纪元大学学院举办的文艺营,邱伟扬凭14岁年轻之姿夺下小说组首奖,受到作家评审大力赞赏,正式踏上写作之路。

    出生于1999年的文学才女梁馨元,中三学校假期那年到有人出版社书展摊位当工读生,受到总编辑兼马华作家曾翎龙鼓励,开始了文学创作。翌年梁馨元投稿参加花踪文学奖即入围,第一次真正进入文学殿堂。梁馨元写作初期也深受马华作家龚万辉影响,对其《卵生年代》爱不释手,从模仿到渐渐写出自己的风格。

    曾就读槟州大山脚日新国中、1996年出生的郑田靖则因参加游川短诗奖而涉入文学这潭水,即便校园文学创作风气不盛,他仍靠自己摸索,一直到中学毕业后才开始正式写作,且屡获大奖,逐渐在文坛受到瞩目。

    邱伟扬:“文学作品不管你喜不喜欢,有人看过就一定会有社会作用。”
    闪亮新星镀光的名字

    这三位95后的Z世代写作者,都是近年海内外文学奖的常胜军。邱伟扬16岁那年,一举夺下海鸥文学奖小说评审奖,同年得奖的是八字辈写作好手吴鑫霖和牛油小生,之后两度夺下花踪文学奖新秀小说组首奖,本地两大文学奖座皆成了他囊中之物。

    梁馨元则从海外红回来。2016年夺得X19全球华文诗奖,闪亮的名字与海外年轻创作者并排,同年亦得第43届香港青年文学奖新诗初级组季军,以及国内游川短诗奖首奖、嘉应散文奖首奖、何乃健散文奖等,金牌之多自然不在话下。

    较晚执笔的郑田靖专注写诗,亦笔耕其他文类,先后获得第一届海鸥青年文学奖新诗评审奖、第十四届南大微型小说比赛优秀奖等,2017年更以一首倾述性别议题的温柔情诗《我想在大庭广众吻你》,获得大专文学奖新诗首奖,评审誉为“众多参赛诗情中耀眼的珍珠”。

    然而这些闪亮的背后,也潜藏着写作的苦。邱伟扬认为,写作之难在于构思的过程。他是一位严谨的小说家,可以花上一年时间构思题材,设计人物、情节、结构、理念等。他把写作的过程当成拍电影,“这其实也是写作的乐趣。”郑田靖写诗,就是把想要表达的写出来,读者可以感同身受,对他而言是很幸福的事。他从生活遭遇着手,再细细钻研诗的技艺,苦乐同步,这就是写作。梁馨元写散文,一直碍于不想揭露太多让身边的人知道,对于散文的显与隐,还在不断思考。

    梁馨元获奖连连,对她而言却是压力的来源,她希望作品不只是被评审看到。
    梁馨元获奖连连,对她而言却是压力的来源,她希望作品不只是被评审看到。
    有人看过就一定会有社会作用

    九字辈前驱(九零后较早冒出文坛的写作者)曾受马华文坛百般期待,彼时“江湖”传言七字辈后无人接棒,九字辈被赋予沉重的“马华包袱”。然而这些年,九字辈前驱的开花与沉寂,真的接过马华文学的棒子了吗?而如今的马华Z世代,是否还会有“马华文学的包袱”?

    “没有。”他们说,“但对写作都有了不一样的态度。”

    一开始写作或许是为了得奖,让更多人看见,但“文学作品不管你喜不喜欢,有人看过就一定会有社会作用”,这是邱伟扬现阶段的书写态度。他表示偶像黎紫书也是“一直不断在离开这里”。所谓的“这里”,除了是地域上所指的人不断出走马来西亚,也是就写作题材而言,关注的向度更广、更远。

    邱伟扬说小说是透过故事传达信息的最有效媒介,也最适合拍成电影,让更多关注马华文学以外的人看到。当别人都在写马共、追求所谓的“马华成分”(马来西亚华人元素),“我偏不要写”,他说。目前在砂拉越修读人类与社会学系的邱伟扬指出,马华文学(坛)有些故步自封。

    他很庆幸马华文学终于出版了《夜行:台马小说选译》,让他终于可以把翻译成马来文的优质马华文学作品推荐给身边的友族同胞。生活在东马的邱伟扬解释,东马人的种族意识与西马人完全不一样,这也就促使了他接下来想要探索和书写的版块,比如西马原住民课题。

    不太注重整个书写大环境的郑田靖,只想自己要写什么给别人看。
    打开文学之门走自己的文学路

    郑田靖不太注重整个书写的大环境,“我只会想,自己要写什么给别人看。”他说你只需要一直写,写到某个位子上,就会发挥一定的效用,“就像黄锦树那样。”“大家都在说应该为马华文坛做些什么,但大家其实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也就是好好地写作,文坛就会运作了。”他后来补充说,也需要有些人站出来做文学推动的工作,比如林韦地、周若鹏、牛油小生等人,但写作者还是要回到写作,那才是最重要的事。

    梁馨元获奖连连,集众多光环于一身,对她而言却是压力的来源。“我希望作品不只是被评审看到”,她说写作不应该为了文学奖,平日也应多投稿,维持一定的创作量。这也是她对自己的期许。

    身为中文系学生,被拿来与系上其他写得好的同学比较,也让她倍感压力。梁馨元最想专注书写的文体是散文,但散文是最诚实的文体,她还在拿捏散文虚实的尺度。邱伟扬和梁馨元在《中国报》曾开设专栏“瓤小说”和“无印梁品”,郑田靖投稿不断,诗作更收入《母音阶——大山脚作家文学作品选集》中,是九字辈唯一入选的诗人。

    对于写作前景,他们皆表示出书是必然的,而继续写,才是最重要的事。专注于写作,是马华Z世代写作者的核心。诞生自马华文学,而为马华文学打开更多的维度与向度,也是他们这一世代努力走出的道路。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