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草草不工—— 虎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草草不工—— 虎妻

    林大洋在家无聊,拿起了iPad玩微博,他在上面写世界各地的见闻,很快地吸引大批网友关注。



    网友之中,大部分是和他一样热爱旅行的,也有不少知识分子,聊天、互相交流,网友得益匪浅。从网友之中,也得到了不少新知识,让他更了解年轻人的想法,林大洋常谦虚地说:“我才是你们的学生。”

    网友们的头像照片,是不可靠的,是不知道对方真面目的,即使登出一张真面目,也是选最好,像一个模特儿给摄影师拍了几百张,才选中的那一幅,见到本人,一定会失望。所以林大洋从不会约对方会面,就算是有了好感。

    虽然林大洋有这个原则,但日子一久,对几位异性网友的认识也愈来愈深,其中有一个红颜知己,网名叫“虎妻”,最为特别。一天,他忽然接到虎妻的短讯:“见面可好?”

    林大洋犹豫了一会,终于回答道:“好。”

    发出后对方没有反应,不知是不是在吊他的胃口,不过林大洋见惯世面,也不在乎,继续和其他网友谈笑风生。这么一等,就等了三天。

    深夜,虎妻发了短讯:“何处相会?”

    “悉随尊便。”林大洋知对方喜欢用文言文,也以文言文回答。对方即刻提出的地点,是林大洋想不到的,她说:“明晚亥时,苏州唐寅园。”

    林大洋心想,她在考验他的诚意,才约定这个地方,也就说:“遵命。”

    翌日,林大洋搭第一班飞机,从赤鱲角直飞苏州,在酒店安顿好后,已是晚上,便直奔唐寅园,没想到大门关闭着,离开约定的九点钟只差几分钟,林大洋也不着急,拿出一千块人民币塞进管理员手中,即刻进入。

    守卫带他到唐寅墓前,便告退了,林大洋对这位明朝的画家充满敬意,在坟前三鞠躬,这时,他闻到一阵幽香,转头一看,网友虎妻已站在他面前。

    身穿桃红色衣着,头上绑了个坠马髻,虎妻并不艳丽,但清秀得令人入迷,脸部化妆淡然,但有“三白”的特点,即前额、鼻尖以及下颔各一白点,像唐寅画中的人物,这种白,是后人鉴别真假唐寅画的一个标准。

    “你就是秋香了?”林大洋问。

    “如何得知小妾本名?”秋香问。

    “汝网名“虎妻”,原来是唐伯虎之妻。”大洋说。

    “先生聪明。”秋香说。

    “据闻唐寅有八位妻子,汝排第几?”秋香说:“传说而已,主公实际生活贫寒,只纳妻二人,皆早逝。妾亦未曾被正式迎娶,唯一直仰慕伯虎才华,跟随在旁。主公晚年潦倒,由妾照顾,虽无名分,但也自认为妻。”

    林大洋知道再说下去也只有引起她的伤心事,便换个话题:“汝在另一边天,以何工具上微博?”

    秋香娓娓道来:“仰慕伯虎的后人甚多,每逢忌辰,必烧些纸扎拜祭,连带新型的iPad亦有。主公只爱用纸写诗作画,对新玩具是毫无兴趣,便赠予妾。妾好奇心重,学之即会,但碍于此玩意需要插卡,纸扎师傅偷工减料,没做个槽,妾亦唯有偶尔行至新型客栈,方能找到Wi-Fi上网。”

    相见恨晚

    说到这里,林大洋和虎妻都笑了起来。“此地荒凉,不如到吾住处一聊?”林大洋提议,秋香欣然答应。

    两人进入了房间,秋香感到暖意,又不见生有火炉,好奇心十足,到处寻找。

    林大洋指着一输送喉:“热气由此送出,当今言语,称为空调。”

    “当未来人真好。”秋香拍掌。两人促膝,相谈甚欢,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是了。”林大洋问:“唐寅的墨葡萄是吾最爱,但间中亦作春画,是否另请名妓当为对象?”

    秋香听了脸一红:“主公作春宫,糊口罢了,当时已无银两去到青楼,故皆是小妾以身作则。”

    林大洋的遐想已达顶峰,再也忍不住,拉着秋香的手横卧。

    秋香羞云:“主公作古,已有四百八十八年,小妾久未逢甘露,恐怕生疏。”

    林大洋哪管得着她生不生疏,两人大战三百回合,汗流浃背,秋香大叫不好,已将纸扎iPad浸湿,今后如何上微博通讯?

    “再烧几个给你。”大洋笑说,再度云雨。天明,秋香消失。回到香港,林大洋找到最好的纸扎店,一下订单数十个,今后一个个烧,除了秋香,还写上的名字有苏小小、红拂女、鱼玄机、柳如是、董小婉、阎惜姣、杜十娘、赛金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