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治振:华社不爽的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治振:华社不爽的是

    教育部虽然对爪夷书法风波已有所退让,把原本6页的教学内容缩减至3页,也议决让教师自己决定怎么教,并坚决强调此单元不涉及考试,但这项宣布依旧没有平息华社怒火,毕竟华社的要求终究只有一个,那就是:请撤回爪夷书法单元。



    无可否认的是,“爪夷”二字由始至终都让华社很敏感,即便这种文字常出现在生活周遭,但基于爪夷文字的伊斯兰形象太鲜明,所以即便爪夷书法是马来文历史一部分,华社始终无法扫除恐惧。

    其实不管1页、3页或6页,很多时候老师也不会完全触及课本内的每一页内容,区区几页的国文课本内容也理应不会加重师生负担,华社不满的只是:这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为了增设爪夷书法单元而修订课本,有必要吗?再加上未来几年还会陆续在小五及小六课本增设爪夷书法,未来又会不会延伸到中学?现在不考试,未来会不会考试呢?张念群说了句:“未来还需大家互相监督”,马智礼则说“这是假设性问题”,这些不确定性都在加深恐惧。

    华社害怕的,是捍卫了数十年的华教堡垒会开始变质,又或开个缺口让伊斯兰化议程乘虚而入、慢慢侵蚀。要知道华教一直是华社最引以为傲的资产,华社不爽的是,获得95%华人支持的行动党非但没有和华社站在同一阵线,还不断为爪夷书法背书说这是“趣味学习”、“认识爪夷书法”、“学爪夷文令我变得更像马来西亚人”,这下完全是在华社的怒火上加油。

    华社不爽的是什么?大选时倾力支持希盟,却像是方便筷一样被用后即丢,华社心声置之不理。95%华裔对希盟在选前有多大的期望,如今就有多大的失望,那些选前铿锵有力的希望宣言,如今成了苍白无力的奢望无言:莱纳斯一开始说要关,现在又不关了;承诺大选后马上承认统考,到现在还没有眉目;大学预科班固打制还是维持90%土著比例……

    累积满腹怨气

    相反的,牵涉土著利益和马来人地位的,诸如ICERD和罗马规约,一出现反对声浪就马上U转。华社不爽的是,凭什么华社的心声就不算心声?华社不爽的是,为什么掌握42席的行动党在政府内毫无制衡能力?

    华社要求的只是更公平的政策,结果等不到就算了,现在眼见政府以爪夷书法来“骚扰”华教,要你取消又不取消,就连要你搁置都不听,华社还不恼怒吗?正是这种“我要的拿不到,不要的却塞给我”的被耍感觉,才会让华社在过去一年累积了满腹怨气和怒火,要怪谁呢?林冠英说,行动党绝对没有视华社的支持为理所当然。既然是这样,就要付诸行动,马来选票固然重要,华社支持也不能忽悠啊!

    距离下届大选虽还有三四年,但行动党再不做些什么,难保华社的信任赤字真会一爆不可收拾。相比起行动党可能遭遇的毁灭性灾难,更叫华社难堪的是,未来还能指望谁为华教发声?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