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金亮:美好时光──Into The Wild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金亮:美好时光──Into The Wild

    我们都活在世俗中,在很多人的眼光下把日子一天天地过。到底有多少人可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自己追求的又是别于一般人所热衷的,这算不算自命清高?或许根本就不必在乎别人怎么想?但这一个在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观念,一旦泛起也就是在乎了,不是吗?生活到底怎样过才像样?要像谁的样?



    这一路从事音乐工作46载,碰撞徒劳、跌倒挣扎、兜兜转转,为了自己一生的梦想风尘仆仆、东奔西跑,曾经在最美丽的他乡黄昏里,想念千里外的家园,也在北国冬天入夜最寒冷的大草原上,因挂念蕉风椰雨的乡亲父老,辗转不安中昏睡过去,更不时在不知白天或黑夜的紧密封闭录音室里与时间赛跑,分秒必争,抢在死线交出成品,然后赶搭一趟班机,飞向另一个目的地,迎向另一项工程。

    就这样,日子不知不觉过了人生一大半,回头看,有所失,有所得,人生在世,不也就这么一回事?世俗不世俗无分高低好坏,那又何必在不在乎?

    每一门专业都是一个行业。有人笑说:人要是行,干一行行一行,一行行行行行,行行行干哪行都行,要是不行,干一行不行一行,一行不行行行不行,行行不行干哪行都不行。

    所以,行行出状元。所以,我们大多数人难免从人云亦云中去,在随波逐流里来,美丽生活似乎就该如老生常谈的最高境界,就是:平凡是福。

    音乐路走了将近50年,心里还是有一个梦,又或者心有不甘,于是与朋友铁了心,给这一个梦,让这个心有不甘玩一场大的,决定了就在今年9月,到适耕庄办一场音乐节,取名“稻海音乐节”。

    因为这个音乐节,我有幸结识百多位来自我国各地,对音乐充满热情的朋友,他们各自做着喜欢的音乐,摇滚、民谣、古典、爵士、演奏乐、敲击乐等,也因这个因缘,在一一和他们面谈沟通后,发觉大家似乎做音乐都做得很开心很潇洒。

    窥探良心发现真我

    第一次见面,抓起吉他,拨个音,开个头,大伙儿就打开声音,大声唱起来了。就在不到一个月内,9月的7日、8日两天两夜,大家就会聚集适耕庄,在这座鱼米之乡的稻田、沙滩,弹起我们的吉他,打开我们的键盘,设好我们的鼓阵,抓起我们的麦克风,然后全力以赴,渴望这就是我们音乐梦之旅的一座里程碑。

    我们不平凡吗?选择音乐作为终身职业,有那么不世俗吗?我们很清高吗?都不是。做音乐只不过是身为人者的我们,在世活命的一个选择,没有比谁谁谁更不世俗的说法,何况很多做音乐的朋友,在音乐的态度和方向,不也都是人云亦云?

    如果做音乐让你有清高的感觉,那也只不过是自命而已,有什么光环哦?音乐本来就是平凡不过的生活需求,人生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就是要一点点感情上的依赖和慰藉,只不过大家交出来的作品,是否更能打动人心,牵涉的创意和艺术修养美学要求的升华,值得投入工作的人们花时间探讨、学习和经验,于是带出了一大堆名家的理论和各家的看法。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沉迷理论出不来的流向枯燥刻板,只相信天分不肯脚踏实地学习的变成夜郎,到最后,真正感动到人们的,不就是看山还是山的情感,恰到好处卡正精品位置。这一个看山还是山的过程,却在很多时候要了很多人的命。

    最后的最后,选择在于各人,修炼在于各人,感触在于各人,当然回馈、成败也在于各人。音乐创作不算是不平凡,却也有一道门槛,也跟所有的专业一样,就是要不断地窥探良心、发现真我。这一刻,在《稻海音乐节》进入倒数的日子,我想起了一部电影《Into The Wild》,什么才是平凡是福?什么才是一生最真的追求?什么才叫窥探良心、发现真我?
    我希望我们会在音乐中找到答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