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书游:颜书韵──长崎 回到原爆历史现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快意书游:颜书韵──长崎 回到原爆历史现场

    踏入长崎市的那一刻起,我一直在心底自问:这真的是历经过原爆的城市吗?
    从南边的茂木市进入长崎市中心必须翻越依山而建的城镇,当我们居高临下地从挡风玻璃看出去,横展在眼前的是大片繁荣密集的城市景象,五彩缤纷的房子随坡度拔高陡降。



    长崎市的浦上河谷,入夜后依旧美丽。
    长崎市的浦上河谷,入夜后依旧美丽。

    越过一个山岭,路段便开始向下蜿蜒,朝着更和缓的河谷地势延伸,四周高楼大厦林立,街道干净整齐,路上交通忙碌,路面电车叮叮作响滑过,与道路平行的河道宽敞清澈,人们的日常持续展演,毫无懈怠,更看不出任何历史伤残的迹象。

    直到我们来到了长崎和平公园……

    被誉为世界新三大夜景的稻佐山夜景,让人们见证长崎的绚丽重生。
    被誉为世界新三大夜景的稻佐山夜景,让人们见证长崎的绚丽重生。

    长崎和平公园 纪念亡者祈求和平

    1945年8月9日上午11点02分,从夏威夷起飞的美国博克斯卡轰炸机在长崎投下了重达4.5公吨、昵称“胖子”的钸弹,在浦上河谷上空炸出了历史有名的蕈状云,顷刻间将长崎市夷为平地,并夺去了几万人的性命。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永恒,有些人自此化作一个印刻在纪念碑上的名字,更多人则痛苦地留下了一口气,在接下来的数个月或数年内受尽折磨地断气。

     和平祈念像。
    和平祈念像。

    在我们既陌生又熟悉的近代史中,长崎原爆一直被视作是结束二战的关键,是上个世纪40年代,美日在政治经济关系中的拉扯撕裂,更是世界许多旁观者眼中的正义胜利。

    来自日本各团体为原爆牺牲者折的千纸鹤。
    来自日本各团体为原爆牺牲者折的千纸鹤。

    这天阳光明媚,和平公园的大广场反射着日光灿光,惹得众人难以睁眼。我穿过三三两两的游人,来到巨大的和平祈念像前,这座高9.7公尺的雕像由长崎出生的雕塑家北村西望以“神的爱与佛的慈悲”为灵感创作,指着天空的右手代表原子弹从天而降的威胁,水平伸展的左手则是对和平的祈求,轻闭的双眼是对原爆牺牲者的默哀冥福。雕塑前摆放着花束,两旁的折鹤之塔挂有各团体亲手折的千纸鹤。

    爆心地公园 原爆中心点惨痛回忆

    穿过和平公园,来到隔壁的爆心地公园,这里便是当年原子弹的爆炸中心点,地面以同心圆的纹路绕着一座黑色纪念碑,上面刻有殉难者的名字。

    原子弹爆炸的爆心地设有殉难者纪念碑。
    原子弹爆炸的爆心地设有殉难者纪念碑。

    人们献上花环,站在石碑前低头冥思,我看到几位(应该是)美国人红着眼睛吸着鼻子离开。正午阳光炽烈,春风和煦,花草繁茂,如何想像接近74年前的夏天,一道闪光划过天际,一股冲击波伴随摄氏三四千度的高温紧接而来,触目所及的范围内,一切生灵瞬间碳化,超越言语所能形容的死亡笼罩天际,而死去的百姓此前还因为战争的关系,饥饿穷困了好些日子。

    从灾难中幸存下来以为是可喜之事,殊不知心理创伤和肉体伤残一样难以治愈,很多活过那场原爆的人后来都选择自杀,这是许多人看不到的一面。1945年12月,长崎原爆后4个月,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有7万3000人,但放射线导致的癌症等慢性病必须在更后期才会显现,截至2018年8月9日,登陆在原爆死没者名簿上的罹难人数达17万9000人。

    长崎原爆资料馆 回顾历史展望未来

    进入长崎原爆资料馆里,我们看到更多实际的原爆物证,有停在11点02分的时钟,有因高温而融化的玻璃铁器,有仿拟再现的浦上天主堂巨大墙址,有原子弹的科学数据,核爆时的物理化学分析,有我在书中读到的被爆者谷口棱晔的贴身衣物展示,还有更多珍贵的摄影作品,是原爆后不久摄影师深入险境捕捉到的无价画面,血淋淋地还原了长崎市浦上河谷一带的人间炼狱惨况。

    长崎原爆资料馆。
    长崎原爆资料馆。

    没有亲眼见到这些影像和实物,人们或许难以想像当时的梦魇,尽管悲痛沉重甚至不忍猝赌,但唯有直视历史伤疤,了解核武的威力与威胁,人类才懂得痛定思痛,高呼反战,并珍视现有的和平。

    世人永难忘的历史性时刻。
    世人永难忘的历史性时刻。

    回顾历史之后是展望未来。被称为全世界最后一座核爆城市的长崎市,在经过了那场重大毁灭后,曾有专家学者声称,这里将从此草木不生,但是日本二战投降后的10年间,长崎就努力恢复成适合人居的城市。如果对比历史画面,会惊诧地看到被夷为平地的浦上河谷在短短十多年便复兴了道路、房屋、铁路、水电等设施,俨然回到了原爆前的生机景象。

    稻佐山夜景 登山眺望迷离灯火

    2012年,长崎夜景与香港、摩纳哥被选为“世界新三大夜景”;2015年,长崎稻佐山再度被封为“日本新三大夜景”之一,与札幌藻岩山和神户摩耶山齐名。对于这类头衔早已免疫的我们,想看的更多是对这座海港城市的复兴容貌。我们沿着满是樱花树的曲折山路开车上山,在傍晚以前来到稻佐山顶处的展望台。

    重建后的浦上天主堂在阳光下闪烁生辉。
    重建后的浦上天主堂在阳光下闪烁生辉。

    随着夕阳西下,灯火阑珊,脚底下被群山环伺的浦上河谷逐渐披上璀璨灯光,在墨蓝色的天穹下闪耀着一条夺目的星河,细细点点的华灯从中央往四周蔓延,爬上山麓,越过垭口,广幅散布在整个河谷地带,右手边的港口区停泊着几艘邮轮,如镜的海面上倒映着岸边的迷离灯火。

    只剩下拱门残余的浦上天主堂遗址。
    只剩下拱门残余的浦上天主堂遗址。

    佛教中有一个词汇叫“我慢”,原意是自我傲慢,但日本借用之后,逐渐转变成“容忍”、“宽恕”之意。在以“我”为中心的世界看待外有的一切,或许偶尔会有自私偏狭之感,但若“我”愿意放缓脚步,比周身的世界再“慢”一点,是否就多了分包容?
    对前尘伤痛的容忍,对自我振兴的坚忍,长崎市家家户户捻亮的灯,是一个世代献给她的花束。

    文/颜书韵
    摄影/WeiZheng Looi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