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佩瑶:再见蓝天白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高佩瑶:再见蓝天白云

    从上周起,全马各地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层白纱般的薄雾,用力吸还能闻到一股烧焦味,若不是气象局宣布印尼烟霾再度来袭,你或许会不以为意,认为那是再普通不过的烟霾,皆因活在烟霾里已成为马来西亚人的日常。



    我国烟霾之普遍,几乎已达与环境及身体融为一体的地步。坐在家里,窗外飘进或浓或淡的焦味,闻者坐姿如山,继续玩他的手机;走在路上,路旁一堆堆焚烧杂草垃圾的白烟迎面冲来,闭上眼掩起鼻悠然穿过;开着车飞驶在高速大道上,远处的双子塔在烟霾里半遮面,早已忘记我们曾经有过的蓝天白云。

    这种经验,你一定也很熟悉吧?但因为天天如此,所以我们无感。从来很少人会问:烟从哪里来?霾有多严重?

    露天焚烧无处不在

    烟霾是空气污染最明显的表征。根据环境局的监测数据,我国空气污染的三大源头:交通与石化工业排放外,露天焚烧排名第三,却也是最常被忽视的源头。

    露天焚烧释放的一氧化碳、臭气、二氧化硫、PM10及PM2.5等会引起呼吸系统病病及其他心肺问题,甚至致癌,特别是PM2.5。

    早在2015年中国前央视记者柴进,因自己长期吸入雾霾导致女儿一出生即罹癌,而展开调查制作的《穹顶之下》纪录片中便点出PM2.5问题,一度引起热议,甚至影响新加坡的空污监测指标由PM10 改为PM2.5。

     我国呢?也不算太迟,气象局于2018年10月16日起也终于采用PM2.5指针监测空气质量了。

    PM2.5是一种空气中的悬浮颗粒,2.5是颗粒的直径大小。一般上介于10至2.5微米的颗粒会停留在鼻咽与呼吸道,引发支气管疾病;而小于2.5微米的颗粒则直接流入肺部,造成肺水肿及心血管疾病等。

    小行动可尽一分力

    露天焚烧无处不在。烧稻秆、烧油棕芭、烧菜园杂草、烧家里垃圾、烧建筑废料、烧工业垃圾……。焚烧是解决垃圾最快速及经济的方式,在乡下农村,焚烧农作物残渣可以中和土壤酸性、肥沃土壤,还可以杀灭病虫及驱蚊。可是随着森林生态系统破坏,大型园丘的焚烧常常一发不可收拾,而城市人口密集,更不适合焚烧活动。

    政府对露天焚烧的问题心知肚明,要不然也不会在1998年修订《环境质量法》加重露天焚烧规范的条文。然而,尽管祭出罚款最高50万令吉或入狱5年的重罚,露天焚烧依然野火烧不尽。主要原因是,举报后的取缔行动缓慢,不然就是对焚烧点的位置无法掌握,无法采取行动。

    小老百姓对大政策或许无从置喙,但在小行动上还是可以尽一分力,例如见烧就报,让行动迟缓的执法单位烦不胜烦;或用FB、IG、YouTube等各种方法发出声音,抗议、投诉、讨论或分享各种露天焚烧的议题,形成舆论压力,让再怎样冷漠的官僚也被迫硬起来做点事。只有这样,我们可能才有再见蓝天白云的一天。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