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主导粮农组织、不忘粮食战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霍咏强:主导粮农组织、不忘粮食战争

    中国农业农村部前副部长屈冬玉,由8月1日起出任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干事,中国倡导的“生态农业”相信会成为其中一个推动重点。尽管中国在竞逐这项职务时,一直被美国抹黑以投资来争取非洲国家的支持,事实上无论来自何地的非洲裔教授,都认为中国的支援方式真正帮助了非洲、远胜于欧美的剥削。欧洲国家中,意大利支持中国,也是认同中国投资的模式,能带来稳定和平的非洲,对毗邻的意大利有着实质好处。



    在面对贸易战的实际压力下,中国作为一个庞大的粮农大国,对可持续和可掌控的粮食数量安全和结构安全,更为重要,正如屈冬玉曾提及很多国家想赚钱,要向中国卖食品。中国进口10%没有问题,但结构安全一定要靠中国自己,主粮一定要自给。

    提到自给自足,中国同样不会忘记从2000年到2008年这一轮粮食战争。1995年以前,中国的大豆是基本自足的,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对肉类的需求增加,中国开始成为纯进口大豆国家。到2001年,中国七成以上的大豆需要进口,这时候,美国大豆价格大概在每吨270美元左右。

    2003年8月,美国农业部以天气影响为由,调整大豆供应量,大豆库存数据调整到二十多年来的低点。于是,大豆价格从2003年8月时约每吨338美元,一路上涨到2004年4月初的每吨647美元,创下近30年来新高。同期中国大豆也跟涨,导致东北豆农大量扩产,中国压榨能力也大幅增加。但是,企业在恐慌心理支配下加大采购力度,在美国抢购了八百多万吨大豆,平均价高达每吨632美元。

    但随后美国农业部表示,大豆供应量充足,由2004年4月开始,国际大豆价格暴跌,跌幅近半。短短7个月,美国大豆从每吨666跌到313美元,中国大豆加工由盈变亏,很多豆农更损失巨大。而中国的压榨企业,他们进口的大豆还在海上,价格就已跌去一大截,面对巨大价差,部分加工企业不得不“洗船”,就是宁愿违约罚款,也不愿收货,让卖家转卖给其他人。很多中国压榨企业由于巨额亏损倒闭,外资乘机低价收购,趁机控制了中国的压榨行业。可以说这次大豆战争,中国输得很彻底。不过也警醒了中国,吸取了教训,中国才能在往后的奕中反败为胜。

    谜样的大豆储备策略

    既然外国资本借助中国进入世贸需要开放市场,当然要追逐更大的利润。于是从2006年开始,炒作全球粮食紧张,国际粮价开始上涨,美国大豆从300多,一直涨到2008年7月的每吨1035美元,对中国的影响就是:豆油从每吨735,最高涨到2200美元,豆粕从每吨294涨到近600美元,导致中国的食用油和猪肉价格在2008年达到一个高峰。

    表面上中国似乎无能为力,因为在2006年以前,中国粮食储备以小麦和玉米等主粮为主,大豆和豆油的储备较少。但经过2004年一役后,中国还是有所准备。在2007年12月开始逐步卖出包括大豆在内的粮食,并曾在单日沽出90吨大豆,到2008年3月,采用行政干预的方式,限制企业对食用油的涨价幅度,同时安排中粮等国企入市,采用小包装食用油定点供应,豆油价格从3月开始大跌,虽然豆粕价格仍在高位,导致肉类和家禽类价格暴涨,不过就在这时候,全球的金融形势开始逆转。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大豆价格也随之暴跌,从7月初的高点,到年底价格跌去一半。当中国的豆农再一次可能面对巨额亏损时,中国突然大量买入大豆作储存,价格比市场价低、又略高于豆农的种植成本。这时候,市场发现中国已改变策略,既然国产的大豆不可能满足需求,就靠大量的储备来稳定市场价格。价格低时收购、价格太高时抛售,务求稳定价格,当大家猜不透到底中国的大豆储备有多少时?自然没人敢去冒险炒卖。

    近年来,虽然仍偶有“洗船”情况出现,大豆进口量越来越多,但中国的大豆价格基本上处于稳定的状态。以中国的人口和耕地面积来说,中国不可能让主粮和大豆同时自给自足。所以中国现在的策略是:主粮一定要自给自足,大豆靠进口,再用储备来稳定,中国的粮食结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放弃干预。

    新势力进入粮商竞争

    当中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国际粮农业受四大巨头操控,其中三家在美国,分别是ADM (Archer Daniels 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法国路易达孚(Louis Dreyfus),因开头缩写,刚被好被简称为“ABCD四大粮商”,每一家历史都超过百年,垄断世界粮食交易量近八成,掌握生产、储运、贸易、加工到销售的产业链,以及各项大宗农产品的定价权。

    由于粮食行业极为敏感,不少国家政府对于四大粮商影响力太大而有所疑虑,特别是近年中国崛起,希望摆脱美国控制,中国中粮集团(COFCO)仅排在嘉吉之后、和ADM相若,新加坡丰益国际也和排行第五的邦吉相近,这些新势力与四大粮商逐渐形成竞争之势。

    然而,多次的中美大豆战争,无论中国是由美国、巴西或阿根廷进口大豆,其实交易商都仍然由四大粮商所掌控,因此对粮食供应,更小心谨慎。更何况,粮食战争中还牵涉转基因农产品、如大豆等,并且要填补中美农业生产效能落差的影响,因此由中国人出任粮农组织总干事,当中并非单纯的象征意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