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 白马非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旅综:野家子谈—— 白马非马

    听说水逆刚过去,是吧?不是不相信占星术,只是天文科学已明确解释了水星逆转的现象。在不能怪水逆的情况下,就怪传统农历七月吧!扪心自问,我算是在网络发言相当谨慎的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终究还是招惹了一些令人不舒服却又不得不回应的文章。



    那些文章,如果还称得上文章的话,要谈的问题,我认为基本上是在我面子书墙上交代清楚了,我也无意在此赘述一遍。不过,这一串讨论下来,我才发现有很多词汇,对其用法是习焉不察。

    那名我莫名招惹的老前辈说我“白马非马式的诡辩”。关于这点,我实在不敢苟同。我是认为老前辈是在气呼呼地指责我诡辩,而“白马非马”不过是诡辩的成语形容词而已。不见得他就真懂得白马非马的哲学意涵。

    白马非马也能有哲学意涵?

    对啊!这命题最早由战国时代公孙龙提出,公孙龙,是名家的代表之一。名家,不是今天意义的“著名专家”哦!名家,用现代术语来解释,他们是战国时代的逻辑学者。对,真的是逻辑学!战国时代的名家与墨家共同奠定的逻辑知识与内容,还形成世界上三大家独特逻辑学的其中一家!

    论证是这样展开的,“白马”一词,白是形容颜色,马是形容物状,两个特征合成。如果单单只有“马”的外形,而没有白色特征,就不能说是白马。这是原文的论证,说的是“白马”这词汇特征未能周延到其他黑马或黄马身上。简单的说,要白马代表(等于)马,是不完整的概念。

    其实白马非马的论证,用今天的数学符号已可轻易解决的事情。白马是“马”的其中一个子集(subset),在“马”这个概念下,还能有“黑马”、“瘦马”、“烈马”、“老马”不胜枚举的子集。“白马肯定是马”肯定是对的,但如果说“马肯定是白马”,那就未必是对了。

    所以,单从以“白马非马”来指责一个言论的诡辩,要么他是误解或不理解,要么他也是人云亦云。也怪不得人,历史上也有很多名人认为这是诡辩!

    庄子,战国时代的大文豪,同时也是个后世的冤大头。从他著作里引申的许多成语都被人误用曲解。

    呆若木鸡,现在是用来形容一个人呆愣的样子。如果考察原文,庄子说的呆若木鸡是战斗鸡里最高战斗能力级别的。庄子形容的初级斗鸡,别的鸡才鸣叫,自己已沉不住气跟着鸣叫。中级的斗鸡,则反应略迟,但还是免不了骄气去应战。高级的斗鸡就更沉着,对别的鸡鸣声毫无反应。别的鸡群以为是只木制的鸡,不敢应战,转身就逃。这样的呆若木鸡,就会是斗鸡的常胜军了。

    呆若木鸡,从对一个策略的赞扬,到后世变成对一个人的贬抑,这是能有多冤啊!

    最近还发现有个词语,也是常被误用的——“恐怖主义”。这词被滥用的情况,几乎就快可以赋予新定义了。这个新定义,无非就是你令我不舒服,而且感到恐惧的言论主义,就是“恐怖主义”了!

    从别人的指责,都能写成一篇东西,我是肯定还没达到呆若木鸡的修为。但是,沉着应付纷扰的言论,又好像是今人应修的一门功夫!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