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要除贫,先除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振文:要除贫,先除旧

    马来西亚人究竟有多穷?这是面子的问题,还是经济学的问题?是计算题,还是政治题?



    据官方数据,我国推行“新经济政策”近半个世纪后,国内贫困户人口已大幅减少至0.4%,比其它东南亚国家都要低。

    然而,联合国人权专家奥尔斯顿日前来马展开十天的勘查后,却对上述数据提出质疑,认为我国实际贫困率可能要高出几十倍,促请希盟政府检讨并修改贫困率评估方式,同时停止隐瞒国内贫困率的真实情况。

    几个月前,大马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机构(ASLI)公共政策主席拉蒙接受专访时,也曾提及许多国人仍在贫穷线边缘过着捉襟见肘的苦日子、城市贫穷被忽略等问题,只不过当时上任未满一年的新政府没把其谏言放在心上罢了。

    只想过上好日子

    月前回应男男性爱影片疑云时又不见手脚那么快,这次专员才开腔,阿兹敏隔天即刻发文驳斥指控,否认我国贫困率达16-20%之高。

    阿兹敏也许不知道,世界银行早在2015年底就已把国际贫穷线,即每户人家平均每天可花的生活费,从2008年的1.25美元增加至1.90美元。

    而且,不管是半岛、沙巴或砂拉越,大部分原住民仍生活在贫穷线下,其中三分之一更是处于金字塔底层的“极度贫困户”。

    城市生活也不好过:每月收入若低于1500令吉,不应酬不血拼省吃俭用,勉强还撑得过去;少过1000令吉的话,每天就得为钱不够用的问题而苦恼了。

    须知,联合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协助各国消除贫穷,人家专员连给政府的台阶都找好了,与其急着辩驳,负责掌管经济事务的阿兹敏应该先花点时间去消化报告内容,认真检视现有的评估机制,同时思考如何协助B40低收入群体早日摆脱贫困。

    掰掰,新经济政策

    虽未入阁,连几时才能接过棒子心里也没谱儿,但安华并没有因此而闲着,打从希盟执政以来就已多次在不同场合,倡议废除现有以单一种族利益为先的扶贫政策。

    眼看有人替自己开了一枪,安华赶紧把握这机会教育的良机,再度吁请马来社群改变思维,支持政府以新的跨种族扶贫举措来取代新经济政策,不分肤色地给予贫困家庭所需的援助,除了为实践诺言、打造公平社会,更是为了减低马来社群对扶贫政策的依赖,消除新政府的种族主义色彩。

    但真要降低贫困率、提高国人生活素质,政府还应该鼓励穆斯林摒弃夫妻不得避孕的旧思想,认真思考计划生育的问题。皆因可兰经并没有禁止穆斯林避孕,圣训里还清楚写着只要理由充足、夫妻间有事先沟通,避孕实则是被允许的。

    目前,全球只有不到两成的保守派伊斯兰国家,仍严禁夫妻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只需简单的举动,即可确保每个孩子能获得更多的资源与关怀,在更安逸的环境中长大,谁又有资格以真主之名说不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