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圆凤:道歉了事与双重标准之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陈圆凤:道歉了事与双重标准之怒

    青体部长赛沙迪是继教育部长马智礼之后,第二个信用破产的部长!以后他再讲什么都没有人相信了!别以年轻为借口,年轻人的血性和叛逆,在他身上已经被政治利益消化殆尽,现在的他,是个年轻的老油条。



    这个国家许多非穆斯林,包括堂堂的内阁部长们(不包括赛沙迪似的几位部长),已经感觉到自己不如一个外籍通缉犯,通缉犯掀起全国之怒后,被警方传召后,不得已之下,轻飘飘的道一个没有诚意的歉,大言不惭与厚颜无耻之极。

    之前大喊要驱逐通缉犯的赛沙迪居然请后者同台吃饭,还说对方既然已经道歉就不要再追究,每个人都会犯错,人民应该向前看!这个赛沙迪是被敦马或是保守宗教力量所牵制吗?如果道歉就可以了事,那么,要法律来干嘛?

    应吸取国阵倒台教训

    赛沙迪如果真的向压力的低头,能不能找个比较像样可以让人不那么愤怒的说辞呢?如果按照他的逻辑,所有被控煽动罪的人,甚至所有犯法的人,只要道歉就可以免受惩罚,只要道歉就应该得到无条件的原谅?如果这样,纳吉和国阵集体向
    人民道歉的话,政府是不是应该撤销对纳吉的提控?希盟是不是应该还政给国阵?赛沙迪的书是白读了!

    说来说去,这个国家最让人深痛恶绝,愤恨不已的宗教及种族主义延伸“双重标准”,已经被执政者玩弄得民愤四起,在国阵时代如此,在希盟时代也毫不逊色。

    如果敦马哈迪忘记了,那么,行动党和公正党有责任提醒这位老人家,的其中一个最主要因素,就是放纵种族及宗教极端主义!代表人物就是纳吉的头马,大闹茨厂街的红衣嘉马,他做什么都没有被对付,他讲什么纳吉也默许,别人却不行。

    道歉便可逍遥法外

    现在更严重的是,外籍通缉犯随便道个歉就可以继续逍遥法外,而华教领导机构却被视为极端组织还被警方传召。希盟政府还有什么政治道德可言?行动党和公正党还如何面对烈火莫熄的初衷?

    这个国家的许多弊端,源于宗教及种族极端主义延伸的“双重标准”,试想想,如果是道教、佛教、兴都教,或任何一个有其他宗教信仰背景的人讲了同样置疑其他族群地位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