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宋明家: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

    在美国圣路易的时候,很喜欢城里隔几条街就矗立一座社区图书馆;走出大学,越过大街,对面的图书馆还办有每周读书会,也受教良多,绝对惊艳。



    在苏格兰丹地做研究的那些季节更替中,或者到欧洲、澳洲公干或旅行的时候,也常常发现人家的图书馆特别多,书店生意也都还不错。

    后来回国后偶然读报发现,大马人也是“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而且读书的时间还是东南亚之冠──3小时(大马面书用户平均每天花3小时读面书──见2016年5月5日报章报道)!

    这些面书阅读习惯,养成大马人的“面书(或推特、微信等即时通社交媒体)思维”──习惯于浮躁、快速、武断的以标题、提示字、照片、影片等,来断定事情,或评价别人的能力、道德、个性和思维,熏习粗糙、猜忌和冷漠的心理。

    相反的,阅读“一本书”或“一篇文章/论文”(实体或软体),比较容易创造新的、有正面意义的脑神经连接,以此提升想像和创意,增强分析批判思维能力─因为书和完整的文章,比较能够完整表达作者的思维脉络;同时,因为书的字数相对多很多,这也协助培养读者的耐心和毅力。

    “不入流”论据

    但阅读路人甲乙丙丁“面书”的即时简短讯息、意见、数据,却缺乏这些功能。

    从科学方法来看,面书和其他社交媒体充斥的垃圾、情绪化、嗔恨讯息和留言,在许多人日常分析和论证、批判、辨析的过程中用来当证据和支持论点(或看法)的,属于“不入流”的论据。

    但正是这些资讯,让人们观念错乱、思维混淆、分析能力降低。

    在科学批判性思维里,理性论证所使用的科学证据,可约略分为四个等级:

    一等:经过同侪专家评审的期刊研究论文、综述文章、教科书、参考书(前两者比后两者高大半个等级,但也视期刊水平而定)等。

    二等:未经同侪评审的期刊文章、教科书、参考书、通俗书本、问卷调查数据/结果等。

    三等:大众传媒(包括社交媒体)报导、杂志文章、评论等(是的,你在阅读的这一篇,是第三等级的)。

    四等:个人见证、主观经验分享等。

    至于江湖传闻、面书谣言、恶意诽谤、污言秽语,属于完全不入流、不在任何等级之内的垃圾类别。

    无法分辨内容真伪

    我无意贬低面书许多高素质的内容,但理性思辨和论证弱的人,往往无法分辨讯息大海内容的真伪;要加强理性思辨,可以多方阅读来自各方各路的以上二等、三等文类(“一等类”的大块头论文可以先放一边),就能够加强触类旁通、举一反三、横向思维、直线分析的能力,从而提升批判性思考。

    另一方面,阅读优质小说也被发现可帮助增加和语言处理、空间感、专注力、心智能力有关的脑区神经链接(研究发表在2013年12月《Brain Connectivity》期刊),提升读者想像力和创造力,也能提升“为人设身处地着想”的心理特质。

    这才是“一日不读书,面目可憎”的重要意涵。

    原因很简单:不管一个人批判性思维多么强大,那始终只是“人”的部分面向而已。

    国人有理有据,有情有义,国家才有希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