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伟:先清空脑袋才来谈政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许国伟:先清空脑袋才来谈政策

    国家独立62年前夕,首相马哈迪拍了一部短片,直言领导一个国家最困难的事情,就是照顾多元种族社会的敏感性。



    马哈迪这番话,相信很多人能理解,因为这些年来我们都看到,引起族群间神经线紧张的课题层出不穷。

    但是,很多长辈会很感慨地说,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不是这样?那么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国家独立越久,社会越进步,不同族群的关系不是应该更融洽吗?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今天不少政治领袖,都在说人民很容易受到煽动,说人民一直用种族角度看待事情,甚至指责都是媒体在煽风点火。

    问题,是出在人民吗?问题,是出在媒体吗?

    这就让人想起《笑林广记》里,一个题目叫做“搬是非”的故事。

    装满自己想法

    有一寺庙,是尊奉儒释道三教的,因此就供奉孔子、释迦佛祖和太上老君塑像。

    有一天,有个道士看到了,就去把太上老君的塑像,移来中间。

    过了几天,有个和尚看到了,就过去把释迦佛祖像,移回中间。

    再过几天,有个读书人看到,就过去把孔子像,直接移到中间。

    这三位圣贤互相说道,“我们本来都好好的,却被这些小人搬来搬去,都搬弄坏了。”

    或许,在马来西亚,情况也是如此。

    如果掌握权力的人,制定政策公平,行政又没有偏差,然后又没有政客为了政治利益,一直炒作,把宗教和种族课题搬来搬去,那么多元种族社会的敏感课题,也是云淡风轻。

    如果读了“搬是非”的故事还不太明白,没关系,再说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禅宗故事。

    日本明治时代有位南隐禅师。有人来向他问禅,他只以茶相待。

    南隐禅师将茶水倒入杯子,杯满了还继续倒。客人看着茶水不息地溢出杯外,忍不住说道:“已经漫出来了,不要再倒了!”

    “你就像这只杯子一样,”南隐答道,“里面装满了你自己的看法和想法。你不先把你自己的杯子空掉,叫我如何对你说禅?”

    南隐说的是古代日文,这句话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

    “你都先用种族议程来界定一切,不先清空脑袋里的种族主义,那要怎样期待国家的种族关系不会变得敏感呢?”

    这下应该较好懂了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