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 野生校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叶家乌贼—— 野生校园

    行人步道上,柔软的体育胶地走起来很舒适。风徐徐吹,灯光微明不耀眼。45度仰望,一棵棵雨树细小的绿叶全合起,已沉沉睡去。茁壮的粗干伸展着无数枝丫,好像神话故事中的魔树,张开了手,撑起天空。把枝丫衬托得如斯动人的,是湛蓝夜空,星星若隐若现,放慢脚步,闭上双眼,虫鸣唧唧切切,如断如续。偶尔车驶过,人跑过,不远处茂林深深,军营训练阿兵哥的枪弹声,此起彼落。



    我和伴侣漫步在南大校园,走着走着,常不自觉停下脚步,把身体挨靠在他身上,举起双手,比划一个个相框,左右上下,缓慢移动,我要把美景镶起来,烙于心上。在一起的日子久了,伴侣也会在行走途中,忽然把脚步放慢,抬起头说:“啊,真美!”然后就痴望着美景,不再言语。美的是夜空,是老树,是月光,也有时候是风吹来,落叶纷飞的刹那。

    举起红外线热影像相机一照,黑暗中,还可探见更多姿多彩的野生世界。那是CNA播放的纪录片《Singapore’s Hidden Wildlife – Wild City》,摄制组让我们看见南大校园不为人知的精彩。其中,肉眼不易找到、夜间活动的罕见动物,包括森林住客马来亚穿山甲!

    食蚁的马来亚穿山甲是世上仅有的鳞状哺乳动物。这个亚洲物种已濒临绝种。全新加坡,预测只剩100只野生马来亚穿山甲。在该摄制团队追踪下,凌晨三点,年幼的马来亚穿山甲出现于校园内。它穿过街道,四下探索,慢悠悠登上楼梯,参观学楼去。这可爱的小家伙是不是想上学呢?心满意足以后,它回家了。大白天,就窝在林木中爬树、寻蚁,过日常生活。

    急速奔逃

    纪录片镜头下,也出现了我们不曾邂逅的猫头鹰和马来亚鼯猴。马来亚鼯猴像松鼠又似蝙蝠。它是滑翔哺乳动物,体侧从颈部到尾部有大而薄的滑翔膜,能在树间作长距离滑翔。多长呢?它轻松一跃,距离可达130公尺!马来亚鼯猴还是杂技能手呢!如厕时,它小心翼翼把滑翔膜向后折叠,以免弄脏它的宝贝滑翔膜。

    观赏了纪录片,往后的夜,漫步在校园内,感官恐怕更忙碌了。细心留神下,我能窥见马来亚鼯猴如厕时的逗趣模样吗?我会在某一条人行道的拐角间,遇上满身是鳞的马来亚穿山甲吗?

    有一次,我和伴侣越过斜坡,气喘不过时,拉着他,身体驱前靠在人行道旁的围栏上歇息。稍一留神,眼前粗壮雨树的树干上,一条细瘦的青蛇眼睛对眼睛,冷冷静静望着我们!我奔逃的速度,你可想而知。

    乍看静态的世界,实际上不一定寂悄悄,这就是生活在狮城西部校园、堪称“山旮旯”地方的好处。单是宿舍里我那一扇窗,就带给我许多乐趣。听见“笃笃笃”,抬头一看,棕榈树上红色的啄木鸟正给棕榈树抓虫子治病。太阳罢工阴沉沉的天时,迷糊的山鸡“喔喔喔——”拉长脖子啼叫整天。不知名的鸟儿唧唧叫,有时混杂了一把低哑难听的嗓子,是谁呀?树梢上歪着脑袋看你的,一定是那卡通模样的冠斑犀鸟了。而最惊险的经历,莫过于某日当我打开窗子,浇灌窗台上一盆盆小绿植物时,一只山猪猛从山坡上奔下!

    我的妈呀!倘若我关窗的速度,慢了几秒,它岂不冲向厅里来?(叶家乌贼,干咖喱山猪喷香美味,你担怕什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