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強:都市裡有很多窮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戴志強:都市裡有很多窮人

    有一名员工向老板要求今后必须让他在下午6时下班,因为他要兼职驾电召车才能养家活儿;老板非常明理一口答应,但希望员工在夜晚肚饿时到武吉免登用餐。员工不解,老板说:“我晚上在那边卖沙爹,多多光顾!”



    以上是老友分享的笑话,但我笑不出来。现实生活里,有许多家庭支柱正在生存线之下苦苦支撑,他们的生计永远还差一口饭才饱,只能不断追逐着日益高涨的生活水平。

    过去数年,我在三四家相熟的餐馆和大牌档长期光顾,相熟后帮忙不熟科技的店家在外卖平台架设网店,所以认识了外卖平台的业者和送货员。

    在马路虎口找吃

    一家规模相当的食物商品外卖手机平台,数十名送货员里没有一个是华裔,全是巫裔和印裔青年。

    访问一位印裔送货员,他从早上10时开工、凌晨4时收工。我大惊失色,工作长达18个小时?他说每天要有一百多令吉的收入,他才能养得起年迈父母和娇妻?儿,为了找钱,好久都没机会和家人相处。

    一位巫裔送货员是载着妻子一起送餐,他无法一面驾摩多一面用手机找路,由后座的妻子充作导航助手,夫妻俩“出生入死”在马路虎口找吃,拼命存钱才敢生宝宝。

    还有许多送货员的故事,他们的共同点是为了尽快抵达目的地而不惜违例驾驶,闯红灯、逆向行驶、在车龙里左穿右插、超载货物等等,争取时间赚更多的钱。我认识的送货员有一个送命了,送餐平台业者也说每个月有几单车祸要赔钱。

    巫印裔送货员在卖命,难怪首相马哈迪说华人都富有。不过,创业的华裔青年老板苦笑说,他每天要工作至少14小时,不够人手送餐时还得亲自出马,市场竞争激烈,不苦撑就挨不下去。

    钱不够用,有车的打工仔晚上兼职当电召车司机,每天拼命接送客人。只要肯拼博工作,全职驾电召车或送餐员要月入四五千令吉不是问题,但这些钱是燃烧生命换回来的。

    小康之家要在城市里生存,一两千令吉的薪水会饿死,三四千令吉的收入养不起孩子,五六千令吉仍说不上生活品质。

    大马官方至今仍坚持国民的赤贫率只有0.4%,但联合国专员实地调查,认为大马的贫穷率应上调到15%,每100个人有15人活在贫穷线下。

    贫穷问题不分种族

    政府把贫穷线设在家庭收入低于980令吉,也许在乡区可以存活,一两令吉可以吃到一餐。对于城市家庭一家几口,980令吉不足够给房租和买快熟面。

    国防部副部长兼行动党智囊刘镇东探讨大马聘请数百万低薪外劳、但许多大马人去新加坡当“马劳”的课题,他没有说到关键问题:到底要多少薪水才能满足于大马的生活水平?

    新币2500元薪水兑回马币约7500至7600令吉以上,大马人如果有得选择,会在大马当送餐员,还是去新加坡洗碗碟洗厕所?

    贫穷问题不分种族,不是某些种族很懒惰、爱酗酒或依赖拐杖,事实上,各族青年都在拼命找吃,只是生活真的很不容易。官老爷以前是反对党身分的时候很理解穷人的苦,怎么当官后就拿一堆数据来糊弄推搪?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