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窿汇款逼欠钱 借了再借利滚利 女子20裸照 抵不了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阿窿汇款逼欠钱 借了再借利滚利 女子20裸照 抵不了债

    (新山6日讯)误坠“大耳窿逼借钱”骗局遭骚扰,21岁妙龄女子图以裸照抵债不果,反而因裸照在多组大耳窿之间流传,遭这些无良大耳窿以裸照勒索逼债!



    受害者是因天真相信,自拍裸照给大耳窿就能抵债,结果惨被大耳窿掌握20张裸照,转而用裸照威逼还钱;随后,她双亲揭发女儿遭遇,阿窿还进一步向她双亲索取高价赎回照片。

    从事会计工作的马小姐,今日在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钟少云特别助理符文濠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大耳窿逼借钱”骗局是无良大耳窿强行将钱汇入受害者的银行户头,过后就以各种威逼的手法,向受害者索取高利息还钱。

    马小姐说,4月因父亲需用钱,便在前男同事介绍下,首次向阿窿借贷,之后也成功还清,但因还阿窿钱是亲戚所借,为还亲戚钱,她二度向阿窿借贷,并在前同事怂恿下借第三组阿窿“补洞”。

    有阿窿自行汇款

    “未料7月起,我的银行户头开始有阿窿自行汇款,接着就逼我借钱。”

    在多组阿窿逼马小姐借贷下,令她精神状况陷入恐慌,其中一名自称史蒂芬的阿窿,汇款100令吉给她,却要她还500令吉,她坚持不还,就不断增加利息。

    8月12日当天,马小姐因被史蒂芬不断致电骚扰,说要强奸和捉走她,以致她失去理性分析,接纳史蒂芬提出裸照抵债建议,通过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将裸照发给对方。

    “史蒂芬说只要裸照令他满意,就不用还钱,惟当我发5张裸照给他后,他称不满意,最后我再发15张裸照给他,而对方收完照片,却未履行承诺抵消债务。”

    马小姐说,史蒂芬只回说“再看”,事后却用她的裸照逼还钱。

    她坦承,父母8月中旬才发现她借大耳窿,他们也要求史蒂芬删照片,他却以高价要父母一张张赎回;史蒂芬联系号码目前已停止服务。

    记者会期间,还有曾借钱给马小姐的阿窿致电,符文濠联系对方后,阿窿语气温和称只是要“关心马小姐情况”。
    记者会期间,还有曾借钱给马小姐的阿窿致电,符文濠联系对方后,阿窿语气温和称只是要“关心马小姐情况”。

    向银行借贷不果才二度借阿窿

    马小姐说,她向银行借贷不果,才二度向阿窿借钱。

    她说,父亲因4月需要用钱,而她是家中独生女,为助父亲解决问题,便在前男同事介绍下,首次向阿窿借1万2000令吉,而她当时只拿8000令吉,后来在亲戚帮助下还清债务。

    “但母亲发现我和亲戚借钱后,就要我尽快还钱给亲戚。我向银行借贷不果,只能二度向阿窿借钱,此次借7000令吉拿5800令吉。”

    她因无法准时还钱,前男同事建议她向第三组阿窿借钱还第二组。

    当她向3组阿窿借贷后,7月中旬至少有6组不认识的阿窿自行汇款给她,逼她借贷。

    “有者汇款100令吉,就要她还500甚至上千令吉款项,我坚持不还他们就一直电话和到我位于乌鲁地南区的家贴纸条骚扰。”

    “我前后共借2万令吉,但如今还给第二和第三组阿窿款项就已达7万令吉,还不包括还给第一组阿窿的逾万令吉。”

    马小姐非常后悔向阿窿借钱令生活陷入恶梦。
    马小姐非常后悔向阿窿借钱令生活陷入恶梦。

    每天拨百通电话骚扰

    阿窿除了日拨百通骚扰电话,也到马小姐位于乌鲁地南区的家骚扰,为躲避阿窿,马小姐一家已3周不敢回家住。

    阿窿追债手法除了到马小姐的家贴纸条,要她回电话,也将她的身分证复印版派撒到她的家。

    马小姐说,阿窿每天可以致电上百通电话向她追债,令她精神倍感压力,并且他们初期追债语气都还不错,但追债后期开始变得非常凶,甚至也威胁捉她、强奸她或强奸她致死等言语恐吓她。

    另外,马小姐的前男同事也要求她要还钱,因她若不还钱,就会令他被阿窿骚扰,因他是介绍人。

    马家一家三口现都不敢回家居住,马小姐双亲也不再让她接电话,让女儿不再和阿窿接触。

    马小姐和双亲已针对阿窿骚扰和裸照事件报案,并且关闭银行户头。

    “阿窿谈判过程漫天开价”

    马小姐的母亲马太太指出,8月中旬获悉女儿向阿窿借钱后,她和丈夫已全权处理女儿借贷事宜,不让女儿再和阿窿接触,而她和阿窿谈判过程中,还遇上阿窿漫天开价的无理情况。

    她说,有些阿窿一开始说女儿只借3000令吉,但最后她要求对方保障还完就清债时,对方又改口说女儿欠数万令吉,前言不对后语,令他们不敢随意还钱。

    据悉,马家目前都是向亲友借贷还给阿窿。

    马太太指出,女儿中五个性一直都很乖巧,也很单纯,而阿窿通常都会先对借贷者说甜言蜜语,到最后就开始恐吓追债,相信女儿一开始是被阿窿的好态度给欺骗。

    据了解,一直与马家接洽的大耳窿全数都是华裔,并且至今仍有阿窿频密致电骚扰马家追债。

    阿窿致电“关心”事主

    马小姐在召开记者会期间,还有阿窿致电,而符文濠联系阿窿询问何事时,阿窿竟称打来只是要“关心”马小姐。

    该阿窿说,很多人出来骗马小姐,还说她太年轻,事后便挂线;马小姐称该阿窿的债早前已还清。

    符文濠谴责阿窿行为,并呼吁柔州总警长拿督莫哈末卡马鲁关注柔州大耳窿课题。

    “向阿窿借钱就像‘葡萄串只’,会引发其他阿窿逼事主借钱。”

    符文濠周五已联系查案官,该查案官交代若阿窿继续骚扰马小姐,再找警方协助。

    “事主已前后4次报案,警方应该正视处理,而不是劝告后就不了了之。”

    据悉,阿窿虽称马小姐一家不还钱就会将裸照上载到面子书,但因赎回照片价格太高,马家已无能力,只求阿窿停手。

    出席者包括公正党地不佬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职员赵亚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