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 表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叶家乌贼—— 表白

    小山坡上,屹立着两栋高楼。高楼里,有政府机构、私人公司。四周林木苍翠,环境清幽。傍晚时分,总有慢跑的人们,三三两两,出现于山坡上。



    从卫星图上,可轻易认出两栋高楼的位置。她上班的地方,就在高楼里的一个单位。当恐怖分子在世界各地到处放炸药时,同事们老打趣说,轰的一声,恐怖分子随时可以把他们的性命带走。

    她服务的公司规模庞大,负责的项目包含海内外建筑工程及发展计划。建筑这行业工作繁重,从绘图师、设计师、建筑师到总监、经理等,职员上百人;除了管理层及人事部同事,大部分日子,设计团队都在太阳下山后,才能踏上归途。慢跑的人们和在公司里打拼的他们,相映成趣。

    “风好大啊,真凉快!”夜森森,那些加班的日子,他总陪伴她走下山坡,等候德士。山坡上也有候车亭,只是很多时候,司机们不乐意把德士开上去。她往往伸一伸懒腰,看了看趴在凌晨时分的指针,散漫地走着,大口大口嚼着晚风,试图清洗疲惫的身心。

    他俩也非格外投契,只是年龄相近,彼此间有一定的话题,能聊得来。他个性软弱,女同事们喜欢挖苦他。“喂,TESTER,还不快去看看外面有没有雨!”午饭时间到了,她们让他探看气候,也粗声粗气的。

    “你不一样,你口头上也踩我,可心里没瞧不起我。”他从来不把她纳入“坏人名单”。她打印绘图,纸张卡在打印机里,他帮她解决。她为怎么建立不规律形状的立体图而烦恼,他示范给她看。立体图还是建不起来,他自告奋勇替她建。她得加班,他立马表示自己也会留晚。“你负责的项目也赶着呈交设计图?”当她提问,他这么回答:“你一个人留得太晚,不太好!”

    我思念的不是别人

    几星期下来,加班时,他不再给交往多年的女友打电话。“我们之间有太多问题,分手了。”当他告诉她这个消息,她一愣,沉默了。

    他继续送她回家。他邀她看电影。风凉的时候,他把外衣递给她……她如常自在地跟他谈话时,渐渐发现了他的凝视。当“深情款款”这四个字闪现脑海,她发现对自己,那是梦魇。

    “下次给你介绍女朋友吧,”她决定先下手为强,划清界限:“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子?”“和你一模一样的,有吗?”他的答案,出乎意料,她只好装作那是玩笑,一笑置之。

    不久后的某一天,回家路上,那凌乱的十字路口,他忽然一本正经望着她:“最近老是睡不着,因为思念着一个人。”“哦?还想着前女友?”她漫不经心。“不。”“哗,你不是吧!这么快就有了新目标?”他顿了好一阵子,表白说:“我思念的不是别人,正是你。”

    她嘴巴张着,大概冻僵了。回过神时,她破口大骂:“哈哈,你发神经,语无伦次!”说罢,她加快脚步,赶到电梯,尴尬地说了再见,闭门走了。呆立在楼梯口的他,后来给她发了一则短讯:“你美丽,善良,贤慧;能当你的男朋友,一定会非常幸福的。我是认真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那大概是他最后一次送她回家,她委实记不起来了。许久以后,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当她无意间回看日记,才想起了当时的感受:原来,被无法打动自己的人表白,并不幸福。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