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清朝的债券,中美贸易战的变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温任平:清朝的债券,中美贸易战的变数?

    中美贸易战一年,美方多次高调出招,都占不了便宜,连华为也没法打垮。特朗普的智囊急中生智,竟然想到用1911年末代清廷政府的湖广债券(全名”湖广铁路五厘利息递还金英镑借款债券”)作为筹码,胁迫中国政府作出让步。



    当年发行债券,是左宗棠身边的理财能臣胡雪岩出的主意。清末民生凋敝,只能想办法举洋债纾困。当时的邮务大臣盛宣怀,与英美法德等多国银行签署协议发行上述债券。翌年(1912)清朝覆亡,债券问题悬而未决,1938年蒋介石下令停付债券利息。1951年毛泽东进一步宣布废除欧美诸国所有对中国不合理、不平等的条约,湖广债券成了两代前朝(国民政府、清廷)留下的垃圾债券。

    清朝政府1911年为了资助湖广铁路建设而出售了这批债券,这批国债即为“湖广铁路五厘利息递还金英镑借款债券(湖广债)”。
    清朝政府1911年为了资助湖广铁路建设而出售了这批债券,这批国债即为“湖广铁路五厘利息递还金英镑借款债券(湖广债)”。

    粗略估计,美国人手持的湖广债券加上利息、损失、通货膨胀,大概值得今天的一兆美元(4.22 兆零吉),那恰恰是当前中国拥有美国国债的总额,一减一等于零,中国顿时变得一无所有。中国就这样就范吗?不可能。而且按程序,美国政府必须购下美国人手上持有的债券,始可以国对国的地位与中国交涉。美国政府以什么价格向国人购回债券?当然不是1911年的旧价,通货膨胀、利息累积的因素都得算进去。

    即使特朗普与他的财务团队,解决了上述问题,与中国政府斡旋,胜算实在不高。中国可以在市场沽出手上持有的美国国债套现,美国手上拥有的晚清债券反而成了烫手山芋,卖不出去,又不一定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取得什么好处。

    证明书成了古董

    过去数十年来,持有湖广债券的美国人,络续不断,通过律师追讨这笔债务,到头来都被美国最高法院批驳下来,不得要领。湖广债券的证明书成了古董,收藏家往往以数百美元,买到一纸债券证书,高价待售。
    当然大家也不能一面倒的只想到中方的优势,美方的受制。如果政治仍有伦理规范的话,中国的“合法政府”理应继承/承担前朝的土地山河财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承担者应该是推翻满清、孙中山的中华民国,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

    如果说当前的中国必须背负这笔债务,这才符合国际政治伦理,那么当年美国控制了古巴,即拒绝偿还古巴欠西班牙的债务,那又何尝符合政治道德伦理?

    争议之处在于当年香港回归大陆之前,中英谈判定下的先例。1987年,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与邓小平开始谈判,英政府曾以1913年袁世凯发行的债券为筹码,向中国索偿,最后彼此达成协议,由中国付还部分债务,为香港回归祛除障碍。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