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那个锺明轩教会我的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振文:那个锺明轩教会我的事

    人,可以做自己,只要承受得了旁人的侧目和议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有何不可。许多素人不正是靠着特立独行的个人风格而在网络世界里走红?像是锺明轩。



    论勇敢做自己,有人敢认第二,没人敢跟他抢第一。

    多年前凭一首荒腔走板的翻唱歌曲一夜成名,人称“煎熬弟”,气质阴柔,态度傲娇,却也因为无惧酸民攻击而累积了百万粉丝,半年前还出书,教青少年不要让别人决定自己的人生。

    做自己,给了他名气,日前也使他再度成了新闻话题人物,只因他在自拍影片里的一句话:“很多那种马来西亚人,害我在这边旅游真的很不自在。”

    Excuse me,“那种马来西亚人”是指哪种?哪里惹到你了?

    常遭歧视的人歧视人

    眼看影片激起了大马网民的怒气,当事人赶紧出面灭火。毕竟,还得卖书。以下是他在影片里道歉的部分内容:

    我没有要歧视你们,好吗?

    我歧视你们干嘛啊?

    我干嘛要歧视你们?

    你们有哪个地方要我歧视?

    你们也要稍微思考一下!

    做错事我就跟大家道歉啦对不起对不起道歉完。

    时而情绪激动,时而翻白眼,无论是脸部表情、肢体动作抑或说话语气,笔者都感受不到一丝歉意、诚意、悔意。盛气凌人的高姿态,反而有一股“老娘没错,是你们想太多,大不了道歉”的傲娇气。

    道歉也绝不放低身段,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做自己吧。但如果连道歉对像能否感受到自己的诚意也毫不在意,一切也就是逢场作戏罢了。

    与其说是道歉,倒不如说是强辩。先前的话亦非口误,而是歧视。是一种深藏在潜意识、甚至已内化成个人价值观的歧视。不张牙舞爪,却讽刺伤人。

    人生必修的一堂课

    虽然笔者的年纪足以活锺明轩的人生两回,但笔者还是从他身上学会了三件事:

    可以勇敢地做自己,却不得无礼;

    要么不道歉,要道歉就得有诚意;

    饱受歧视之苦的人何苦歧视别人。

    有多少人会收下锺明轩的道歉,当事人又是否真的在乎多少人买他的帐,无人知晓;但如果学校要在新学年开一门新的课,笔者会建议把“道歉学”列为必修课。

    道歉最难之处,在于认错;认错最难之处,则在于承担。

    来自台湾的教师作家吴纬中在《老师该教,却没教的事》一书中指出,许多人在道不道歉的问题上存有错误想法,以为只要矢口否认、编个理由搪塞过去就好,要不说声对不起,即便内心毫无诚意。对方还死咬着自己不放的话,只要面对镜头演一出洒狗血、泪眼汪汪的戏码就行了。

    如果这门课真开得成,锺明轩的道歉影片就是最佳的反面教材。

    得饶人处且饶人,尽管千万个不愿意,人家终究还是道了歉,我们又何苦走心,跟他一般见识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