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入微—— 非文人与征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亚萝夏:入微—— 非文人与征文

    牛某人、M君与我,都是六十年代在《学生周报》影艺版“投稿”时认识的。喜欢电影的人大概比较长情,所以也五十年不变“友情长青”至今。



    与牛某人交往也有一个物质上好处:和他吃饭,我们不必付钱。他说过:“当然是我请你啦!”所以年前他到伦敦,约见M君。M见了牛某也笑说:“A某(我啦)通知我,与你吃饭一定由你请客。”牛某当然从善如流。

    所以上个月牛某约见,说是M君有礼物带给我,一顿饭吃了三小时。因为他请客,结果我连晚餐那一顿也先吃了。

    牛某在某报有双周专栏,人家视他为文人,他郑重否认。觉得他也不是矫情,他真不是文人,至少他没有文人的“穷酸气”。不过他总是有许多文坛快讯秘闻等。所以,我们见面时间往往很长,记得飞机失踪那一年,一顿午餐连茶点下来,7个小时,两个人也够长舌了。

    这一次吃饭,牛某照例有文坛内幕告知。他说某个著名的征文赛,某某组有一篇文章得三分(满分),是唯一得三分的,嘱咐我特别留意云云。他又说某人也有文章参赛,大概需要那笔奖金。

    我见钱眼开,就大声说:“奖金很高呀!明年我也写一篇去参加散文组。”牛某急了,连连劝阻:“不好不好,你千万不能参加。落选了多没面子。”我想这一点应该可以证明他真的不是“文人”啦!我笑说:“人家不会知道。”他以很肯定的语气说:“人家一定知道。”(对呀,不然他刚刚说的内幕从那儿来。)

    不过,我以为即使人家“知道”也不要紧呀!即使真的参加又落选了,也不要紧呀。除非有年龄限制“资深人士不得参加”。

    还有一点也可证明,他说他不是文人不是客气话。他从头到尾没有问:“如果你参加征文比赛,你打算写什么?”

    那时虽然是随口说着玩,也颇有认真之意。实际上连要写什么,他说心里都“八九不离十”了。我会从外公写起,我认为这位清末老秀才,是那个年代少有不重男轻女的明理人,纪念他爱护我的母亲,没把嫁出的女儿当泼出去的水。写外公如何认真择婿,写他如何继续照顾爱女,母亲婚后二年,父亲再次过番谋生,家乡大旱。带着四担米去接济的外公一看,毅然把嫁出的女儿与外孙接回娘家,一住五年,直到父亲回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