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三年,有多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三年,有多长?

    三年,有多长?一个六岁的孩子,她明白吗?



    J今年六岁,她乖巧听话,说话声音很轻。她个子小小的,皮肤很白,脸上挂着黑眼圈。J是我们安亲班里一个同学。长她三岁的哥哥,也在我们的安亲班。

    J的哥哥很顽皮,也很狡猾。人家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他老在班里放屁,他放的屁,偏偏又响又臭。J说,哥哥喜欢吃马铃薯,所以他放的屁很臭。那是小孩的理论,不知道能不能成立。

    告诉了他千百次,要放臭屁,到课室外面放了才回来,他偏不听,老是放了才高喊:“excuse me!”然后一溜烟冲出课室,等到臭气散了,才回来,真拿他没法子。他也常不带水瓶,每次说要到饮水器去喝水,却溜到外头玩耍。被逮着时,眯眯的眼睛斜着笑。

    J不一样。乖巧的J也冰雪聪明。教她写January至December,只教一遍,她就可以一字不漏地写下。只要发音标准,不管发出的英文字母多难,她都能拼出来。J和哥哥来自的家庭环境不好。那天她哥哥和几个小朋友纠缠在一起,他们不知从那儿学来的嫌贫爱富,竟推他一把说:“你们家这么穷,Game Boy你没得玩的啦!”

    后来J告诉我:“妈妈那天走了,去Australia卖popiah。”

    “卖popiah?”我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妈妈去卖popiah,等我三年级才回来。”

    让人心碎的无助

    “啊?”我更一头雾水了。J继续说下去:“那天爸爸送妈妈去外婆家,然后去机场,妈妈就走了。哥哥讲,妈妈不会回来了的,我一直哭。爸爸跟我讲,等我三年级,妈妈就会回来。”

    三年级,那是三年后的事了。J知道,三年有多长吗?

    “妈妈去卖popiah?”为了理清头绪我试图追问。“卖普通的popiah、salad popiah、siham,还有kari pop (curry puff)……”她扳起手指,认真兮兮,一样接一样数。“我想念妈妈,就给妈妈写信。我写妈妈我很想念你,你回来的时候带我们去吃pizza hut ok。(是pizza,hut不能吃。) ”

    “写信?那寄给妈妈了?”

    “寄?”J不知道,寄是什么。我说,就放进信封,贴上邮票,叫邮差送给妈妈呀。她“哦”了一声,好像明白,又好像不明白。

    “那你是怎样交给妈妈的?”

    “写了信,放在神台上咯,等我三年级妈妈回来,她就会看到了。”

    到了三年级,J的想念,还是现在的想念吗?到时候,会不会因为等了又等,信写了又写,终于明白三年多长,哥哥为什么会说,妈妈不回来了?

    看着J,我很想哭。对着J哭,这样好吗?不行,我咬咬唇,强行把情绪堵在心房。三年,有多长?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我能说什么?我该说什么?

    如果你曾在安亲班、幼儿园或小学当过教师,大概也会遇上形形色色的学生。当你发现天真无邪、乖巧可爱的孩子来自一个不完整的家庭时,那种无助感,真让人心碎。但愿天下的爱侣们,不管是意外还是规划下有了自己的小孩,请尽可能给他们一个健全的家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