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勒索州议员不果 制图诅咒“全家不得好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老千勒索州议员不果 制图诅咒“全家不得好死”

    (芙蓉14日讯)老千向州议员勒索要钱不果后,竟制图以“鬼王”法力诅咒州议员,要州议员“全家不得好死”!



    被威胁的是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他今早于服务中心召开记者会揭露此事,并宣称这次可说是遇上升级版的老千。

    出席者尚有芙蓉公市贩商公会副主席许礼丰、秘书饶润发、副秘书李凤玲。

    周世扬指出,许礼丰在本月10日,接获自称“谢文华”的男子来电,对方通过手机应用程式出示银行收据,指本身在2018年8月13日,通过银行转账1000令吉给芙蓉公市贩商公会,作为巴刹火灾基金会的捐款。

    “谢文华当时还说,该会主席曾表示在捐款后,若他有难,将会给予协助,然后他指本身的车需要300令吉的修理费,要对方马上汇款进入其银行户头。”

    他指出,当时许礼丰并没有汇钱,而同天,李凤玲也接获类似的老千电话,由于觉得事有蹊跷,便在当天下午到警局报案,然后寻求他给予协助。

    对方一直答非所问

    周世扬指出,当时他亲自联络“谢文华”,并将对话过程录音,而对方一直答非所问,只是不断说车子修理费需要300令吉,在被问得不耐烦后,还不断以粗口“问候”他。

    他说,当时已知对方是以老千手法行骗,但为了息事宁人,他将300令吉汇入对方指示的户头,但该户头的名字显示是印裔姓名。

    他指出,没想到对方变本加厉,当天深夜联络他再勒索100令吉,在求财不果后,还发给他自制的“鬼王”给他下咒语的照片,诅咒他全家不得好死。

    周世扬(前中)被老千勒索并下“咒语”,许礼丰(前左起)及李凤玲也同样接获老千来电。
    周世扬(前中)被老千勒索并下“咒语”,许礼丰(前左起)及李凤玲也同样接获老千来电。

    对方了解理事身分玩心理战

    周世扬说,类似的老千手法可见老千行骗手法不断演变,对方清楚了解该会理事的身分,也大玩心理战术,制图“下咒”, 明显是有心之人。

    他指出,经该会查询后,发现该会的火灾基金会早已停止筹款,而去年8月13日也没有“谢文华”出示的网络转账记录,再仔细观察对方的网络转账记录图,发现字体出现不同之处,相信对方是自制图行骗。

    他说,“谢文华”在说出轿车的车牌号码时,也前言不对后语,车牌号码不一致,足以证明对方的行骗之心。

    他指出,对方也有将自己的照片传送给他,不过他认为极有可能是对方盗用别人的照片,相信不是“谢文华”的真人。

    他指出,警方也向他坦言,以对方的行骗手法,要捉拿到对方有一定难度,并呼吁公众要提高警惕。

    “谢文华”自制画上“咒语”的照片,诅咒身在国外的许礼叠(左)。
    “谢文华”自制画上“咒语”的照片,诅咒身在国外的许礼叠(左)。

    将人头照与“鬼王”合并

    周世扬指出,“谢文华”下载他手机应用程式的人头照,与“鬼王”的照片合并,再传送数张他与贩商理事被画上“咒语”的照片,指“鬼王”已向他们下咒语,诅咒他们。

    他说,除了制“鬼王”下降图,“谢文华”也制图污衊许礼丰是老千,并上载至网络社交媒体。

    他透露,“谢文华”最后一次联络他是在12日下午2时许,对方是向他要取100令吉不果后,以粗口满天飞的方式问候他。

    他坦言事后认为事态严重,于是到警局备案。

    另外,他现场也连续数次拨电给“谢文华”,但电话拨通后马上断线,随后他再拨打早前汇款的印裔户头的电话号码,接通后,对方以粗口回应后马上挂上电话,声音与“谢文华”极为相似,相信就是同一人。

    周世扬被“谢文华”制图下咒语。
    周世扬被“谢文华”制图下咒语。
    “谢文华”自制银行转账的假图,并污衊许礼丰是老千。
    “谢文华”自制银行转账的假图,并污衊许礼丰是老千。

    许礼丰:自己也不得安宁

    许礼丰指出,“谢文华”除了制图污衊他是老千,也制图画上咒语的照片传给该会主席许礼叠,让如今身在国外的主席也不得安宁。

    不过他说,自周世扬处理此事后,对方也没再向他要钱,该会主席也没再收到“咒语”照片。

    李凤玲指出,她在10日当天接获类似老千的来电,对方指早前曾捐款协助该会,目前他人在警局,孩子涉嫌杀人,需要1000令吉。

    她说,当时她惊觉对方是老千,马上挂上电话,对方随后再联络她数次,她都一直未接听,对方过后也未再联络她。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