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介英:班门弄斧不如“藏拙”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介英:班门弄斧不如“藏拙”

    行有行规,技艺有专精,一个行业的专家可能是另一个行业的门外汉,因为“隔行如隔山”。如果不是自己专业领域的事,与其班门弄斧,不如“藏拙”,以免贻笑大方,还搞得大家团团转,有如惊弓之鸟!



    我们最怕见到的是:位高权重的官老爷自以为是地“瞎指挥”,明明自己是只知皮毛的门外汉却要充当权威,脸不红、心不跳地摆出“师爷”的姿态,似模似样地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真好笑!

    如果是口水多过茶的咖啡店“评论员”这样做,我们大可当他是在胡说八道,听过就算,一笑置之。但如果是有头有脸的官老爷如此不知轻重地乱放厥词,那我们可要正经八百地去看待,慎防他那不甘寂寞,随兴抛出的“馊主意”,会不会搅浑一池春水,让列车出轨,带众人去荷兰?

    文字有两种主要的类型:表意文字与表音文字。汉字是至今绝无仅有的“表意文字”,其他文字基本上是“表音文字”。

    视若无睹

    “表音文字”有的用拉丁字母来记录语言,有的却用斯拉夫字母、阿拉伯字母、天城体字母等记音符号来记录语言。马来文早期用阿拉伯字母(爪夷文),后改用拉丁字母。今天,印尼文,汶莱、新加坡的马来文也采用拉丁字母。

    许多研究语言文字发展史的专家学者认为,马来文能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崛起成为法律、科学、医药、商业、文化、教育皆能胜任愉快的现代化语言文字,与它使用拉丁字母来记录语言息息相关,可说是近代语言文字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还有人认为就因为它采用的是拉丁字母,因此可以轻而易举、略作更动就能借用英文的词汇来丰富马来语文的内涵,从而产生“质的飞跃”。再说,由于采用拉丁字母来书写,既科学而又易于掌握,因此使马来文作为国语确实成功地向全民推广,功效卓著,成就卓越。要再回过头去重启“爪夷”系统,那是完全没必要的事!

    据笔者的观察,大马华裔、印裔的年轻一代,除了少数例外,马来文都非常好,包括出身华小、淡小的那些人。可是偏有躲在冷气房里闭门造车的学者与不曾走进华社、印社去看看的心存偏见者,对这种现象视若无睹,还乱放厥词说华人、印度人的马来语连外劳都不如!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语文的规范化与现代化,需要遵循语言学、文字学的学理去进行规划。马来文有今天的辉煌成就,乃一大批马来文专家努力的结果。

    可是,最近有人为满足一己“怀古幽思”,硬要把“爪夷书法”带进华小、淡小、马来文课纲,还有人罔顾华社、印社大力反对,莫名其妙费尽唇舌去为此举“漂白”、“护航”!看来只有赋予孩子们“选择权”,才能平息风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