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力全开(下篇)隆马费尽心思满足需求 千亿商机快乐跑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马力全开(下篇)隆马费尽心思满足需求 千亿商机快乐跑步

    马拉松赛,迅速带动全民运动,同时,因为参与度高,有助提升企业知名度,成功推动千亿经济!



    光是跑鞋,按照大约1万公里的寿命来计算,专业马拉松跑步者,一次数十公里的跑程训练,平均几个月便要换一双跑鞋,已值得企业来投资。

    今天,全球6大马拉松,已成跑步者不惜工本朝圣的目的地。

    相比已臻至顶峰的6大马拉松,东南亚的马拉松赛事,包括隆马和槟马,不管是赛事或成绩,一直持续地进步和发展。

    在大马,马拉松文化逐年上升,马拉松经济亦指日可待!

    目前,大马有被国家运动公会认同,并得到公会批准和认同的马拉松赛事,便是槟城大桥国际马拉松赛和渣打银行吉隆坡马拉松(SCKLM,从下简称隆马)。

    对此,Dirigo Events有限公司董事莱纳比曼斯披露,“隆马属于多造合作:Dirigo Events公司是IACC授权营运吉隆坡马拉松(隆马)的营运方暨权利所有者;而自2009年第一届隆马起,渣打银行便是赛事的冠名赞助商,我们已续约至2022年。”

    同时,隆马须获得马来西亚田径联合会(MAF)批准办赛,以及须获得吉隆坡市政厅批准出借场地。MAF和市政厅两造,亦向隆马提供技术建议和支援。

    10年经验,育成了隆马作为国内最具规模和最受欢迎的马拉松赛事!同时,参赛人数增加数倍!

    Dirigo Events有限公司董事莱纳比曼斯。
    Dirigo Events有限公司董事莱纳比曼斯。

    “第一次主办隆马时,我们积极宣传和宣导,包括举办巡回路演,以提升公众对健康跑步的觉醒,鼓励人们走出户外跑步。甚至,每个周六下午,我们都会到吉隆坡闹市,鼓励大家加入隆马赛事!”

    第一届隆马,吸引1.3万人报名参加。到了第十届隆马,开放报名的10个小时内,3万8000个名额就宣布满额。来到今年,9月28和29日于独立广场上演的隆马,将出现史上最多的4万人参与!

    “4万参赛名额,真的。因此,首阶段报名,我们让去年的参赛者优先报名,之后,首次以电脑抽签,选出1万2000名参赛者。”

    去年,3万8000名参赛者,应是独立广场能够容纳的人数极限,但报名隆马的跑步者,约有5万8000。为了满足供不应求的报名者,隆马从一天的赛事,发展成两天赛事,除了去年已改在周六下午进行的儿童欢乐跑,今年亦把5公里赛事提前到周六进行。

    换句话说,9月,周日的隆马赛场,只有3万6500跑步者,这是吉隆坡场地所能容纳的人数极限。

    “隆马是为了跑步者才举办,他们是赛事的灵魂人物。”他强调,“参赛人数不是我们追逐的目标,人人都是快乐跑步者,才是我们设定的目标!“

    筹获款项作慈善

    最令他和团队高兴的是,去年,尼尔森(Nelson)调查指出,94%参与隆马的参赛者,表达了‘我们爱隆马’。94%的满意率,相当难获得,这要多谢合作各方的努力和配合。”

    “早期,我们收到民众投诉‘表示扰民’,现在没收到了,但不确定其他合作方是否有收到投诉。我想,怎样让赞助商,地方部门,参赛者和城市人民‘高兴’,是我们最大的挑战。”

    除了千亿商机(赛事的报名收入,冠名赞助、广告、各式运动用品(跑鞋、功能运动服、运动穿戴、辅助装备、旅游个医疗等等),慈善筹款也是马拉松赛的亮点之一。

    全球6大马拉松,均会把部分参赛资格分给慈善团体。除非是成绩杰出的精英跑步者,不然你只能从“慈善位”下手──以10万日元(约371令吉)购买东京赛事的名额,或者花费约5000美元(约19万令吉)从慈善机构手中取得波士顿马拉松参赛资格。

    就此,莱纳比曼斯披露。“去年,隆马筹集到68万善款,分别帮助有视障问题或患癌人士,以及资助孩童教育。今年,赛事前3个月,我们已筹获60万善款,希望可为社会带来美好改变。”

    他呼吁大马人走出室外,面带微笑来跑马拉松,“你只需要一双跑鞋,便可在马拉松赛上和国际顶尖跑步者同场竞赛!在其他运动,你永远没有这个机会!”

    天气又热又湿考验体能 大马适合办马拉松吗?

    练跑教练陈奕卫坦言,“大马并非完全不适合。个人觉得,谁能够在又热又潮湿的大马跑第一名,证明他有真材实料!”

    科学角度来看,长跑训练很久,天气冷,空气干,身体会产生热气,要排掉热气,汗要蒸发。又热又潮湿的情况下,汗没法蒸发,继续往下流,热气还是存留在身体皮肤上。

    “大马天气热,主办当局希望越早比赛越好,全马在凌晨1点开始,跑完仍还是凌晨4或5点。我记得,槟城那场,跑完月亮还在,太阳还没出来呢。凌晨开赛相当挑战,因为干扰睡眠和作息,4点吃晚餐,7点睡觉,11点醒来准备。”

    大马赛事要配合天气,陈奕卫固然不完全同意这种做法,“但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凌晨5点开赛的话,精英跑步者8点多跑完,但我们要为较慢的参赛者着想,他们需要6或7小时跑完,估计已近天气蛮热的11点了。”

    “有些人意志力坚强,忍受不了极端天气,但仍坚持跑到完,这是很危险的做法。如果有头晕或胸口不舒服,请别勉强,下次练好身体再来。”

    欣赏城市美景,也是马拉松跑步者的旨趣之一。
    欣赏城市美景,也是马拉松跑步者的旨趣之一。

    布城宽敞但偏远 隆市最佳赛事点

    吉隆坡会是亚洲区域里“不错”的赛事场地吗?

    莱纳比曼斯表示,“大部分国家首都,都有标志性的马拉松赛事,以吸引国外参赛者。10年前,初来乍到,我仅知道吉隆坡有漂亮的双峰塔,后来才慢慢接触布城或马六甲。作为首都,吉隆坡广受游客的喜爱,必然具备条件举办大型活动。”

    “吉隆坡是否最佳赛事地点?必须从后勤角度,即是地方、行程、安排、人、交通工具等条件来衡量。个人觉得,布城更容易满足后勤方面的要求:宽阔平坦的道路,主要都是政府行政部门,周末几乎是‘空城’。”

    但他强调:外国跑步者未必想在布城比赛,他们或更想在吉隆坡这个首都竞跑。

    “大马国人,平时都是匆忙在吉隆坡街道上行走,或者坐车绕过标志性的漂亮建筑物,参加隆马,享受数个小时,从独立广场跑向双峰塔的畅快,这时的吉隆坡,在跑步者眼中必然有另一种不同风貌。”

    甚至,跑步者在不干扰人,亦不受干扰的情形下,大字型地摊在大街上拍照留念,这对于他们而言,又是极具吸引力的旨趣。

    “隆马,顾名思义,必须在吉隆坡举行,所以,我们从未想过要转移阵地到布城。”他强调。

    曾因烟霾被迫取消

    莱纳比曼斯披露,“2013年,因为烟霾问题,我们决定展延隆马赛事至3个月之后。2015,因为烟霾问题,独立广场能见度很低,隆马赛事被迫取消。这并非一方或一人的决定,决策人士包括卫生部和马来西亚田径联合会。”

    幸好,逾90%的参与者了解并认同,取消赛事是明智决定,大家均不想在能见度偏低的跑道上,不断呼入污染空气。当然,也有少数人在接到停赛通知电话话,表达了不高兴。

    “展延赛事那一年,状况很多,首先,外国参赛者,包括南非跑步者,他们都已购好机票和安排住宿,他们绝对不会在3个月后,重临大马参加比赛。至于国内的参赛者,如果来自雪隆之外的地区,他们亦无法保证3个月后,能够重临吉隆坡参赛。”

    “那一年,虽然我们并不鼓励,但参赛者如果仍想在这般严峻的环境条件下竞跑,不过,他可以参加10公里的竞跑,比赛没有时间限制,但不会会分派名次。所有的志工,全被指派到场提供服务和协助。”

    “我们无法让所有的志工和医护人员戴上口罩,然后告诉跑步者:好吧,你们跑吧!也许,顶尖好手能在最短的2小时15至2小时半完成赛程,不过,大多数的跑步者,都需要5至7小时跑到终点。多数人不愿长时间曝露在恶劣空气中。”

    隆马已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马拉松赛事。(图:Dirigo Events)
    隆马已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马拉松赛事。(图:Dirigo Events)

    办赛事可刺激经济

    从小热爱打篮球的蔡明城,2013年才接触马拉松,同年开始参加比赛,最佳成绩是10名之内。

    “篮球是团体运动,年纪渐长会频频受伤,造成人数不足,打不成一局篮球,可是,跑步,一个人也能随时随地进行,我才开始练跑。并且,减少打篮球后,脚膝盖维持得很好,反倒可以一直长跑。”

    “跑步不是马拉松。参加10公里和小型竞跑,你不能告诉大家:我跑过马拉松!”

    “10公里赛跑,多练习几次即可上场,在3至4小时内,跑累了就走,继续跑到终点,就算完成比赛。可是,平时没为马拉松进行规律训练,你是绝对无法完成赛事。”

    在工厂担任经理的蔡明城,下班后一定进行10公里跑步,以增强心肺功能。平时则会健身、游泳、打篮球,来锻炼体力、骨骼和肌肉。周末则和朋友到体育馆锻炼半马。

    他续说:“跑步,要有目标。我想打破个人纪录,保持安全和避免受伤。我见过选手拚死为名次,招致受伤,结果再也无法跑步。”

    来自槟城的他,每年均能感受槟城大桥马拉松带来的城市经济刺激。

    “外国参赛者有两大类,首先是为奖金而来的肯雅好手,而两岸三地的跑步者,则是旅游兴致为主,比赛为次。同样的,我去国外参赛,肯定也不是受奖金吸引,而是想要体验赛事和顺道旅游。”

    目标蝉联隆马女冠

    27岁的卢翠芬,接触马拉松短短3年,先后参加了柏林(2016年)和东京(2019年)马拉松,以及国内无数马拉松赛。她的下个目标,便是在隆马蝉联女子冠军。

    “柏林那场,因为经验尚浅,谈不上排名,至于东京那场,大马人中,我第二个完成赛程,前面第一名是马来男子。”她说:“国外跑道平坦,特别是柏林,几乎是平地踏步,非常好冲个人成绩,东京有少许坡度,不算难跑。”

    把场景拉回大马,她说:”无论训练或比赛,都不容易!因为天气湿热,且路线都有坡度。”

    她,大马最具挑战的马拉松赛,必属2018年的槟城赛事──天气不好,又有对手。

    “历年来,槟城的成绩,不会比隆马好。只有去年,冠亚季成绩都比隆马好,可能因为下雨,天气没那么潮湿,容易散热吧。那场比赛,有位比我年长6岁马来女跑步者,她在10公里和21公里赛事,都把我抛离远远。不可思议的是,我赢了女子冠军,还跑出个人最棒的3小时17分。”

    “若为了参加者的安全,选在天亮才举行,选手却可能热到中暑;半夜举行,选手又要调整睡眠和训练。这不是主办单位的错,只是情况不允许。”她说:“比赛是自己的责任,请一定要提高安危意识。通常,我会了解开跑时间和地点,满意了才参赛。”

    去年,卢翠芬(左)夺得隆马女子组冠军,她希望来临9月可蝉联冠军。(图:Dirigo Events)
    去年,卢翠芬(左)夺得隆马女子组冠军,她希望来临9月可蝉联冠军。(图:Dirigo Events)

    挑出毛病克服弱点

    陈奕卫表示,“运动科学专业,让我懂得去看每个人的不同,挑出他们的毛病,帮助他们克服弱点。”他说“最有趣的是,学生让我检验运动计划是否产生效果。”

    2015年,陈奕卫辞掉国家体育研究院(ISN)生理运动部门主管一职,专心当练跑教练。不久,大马躲避球队找上他:我们要赢世界冠军,你可以帮忙设计教练课程吗?

    “嗯,你的胃口很大,可我的要求很高。你要你的队赢,你要确保他们很有纪律,跟你关系良好。练人,要带出运动员性格,再看他们缺少什么,一一克服。从2016直至去年,大马躲避球队伍荣夺世界赛三连冠!”

    他亦练过马拉松女子冠军卢翠芬。当其时,卢翠芬因为血检不过关(李宗伟出事的同个时期),被禁赛一年,利益关系者都跟她切割关系,加上小腿遭细菌感染,不能跑步,顿失方向。

    “她问我徒弟:可以跟你的教练一起训练吗?我给她训练计划,鼓励她继续训练,一解禁就参加比赛,证明给大家看。结果,她在槟城大桥马拉松夺下女子第一名,破了个人纪录,拿到新的赞助。”

    大马天气又热又潮湿,马拉松赛多数选在凌晨或天亮开跑。
    大马天气又热又潮湿,马拉松赛多数选在凌晨或天亮开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