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枝聪:蚊子脚车党除不绝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李枝聪:蚊子脚车党除不绝

    文冬专职通讯员



    “人”字易写难做,“死”字易认难懂,这两句话恐怕是蚊子脚车党的最佳写照,这种罔顾安危的玩命游戏,近期又有死灰复燃迹象 ,连警察叔叔都摇头兴叹。

    根据观察,这种用于疾速滑翔的脚车,比一般脚车更“贴地”,前方两个高位扶手被改成下侧扶手,操槃手全身躺成笔直,飙车时感觉好像超人一样追风,但由于没有刹车器,一旦发生意外非常容易受伤,严重的话甚至导致死亡。

    一群屁孩在大道骑着蚊子脚车奔驰,视危险于无物。
    一群屁孩在大道骑着蚊子脚车奔驰,视危险于无物。

    除了那些三更半夜喜欢在高速公路上飙车取乐的马来少年和家长以外,被网民指责最多的,就是警方;大部分人把矛头指向警方疏忽职守,放任这些小屁孩僭越法律,无奈在现有法律框架下,确实又无法祭出一条针对未成年罪犯的明确刑罚条文。

    三更半夜在公路上嬉闹,威胁其他公路使用者的安全固然不合法,警方也只能透过增加巡逻和取缔的方式,来压制蚊子脚车上路了。

    让人不胜唏嘘的是,蚊子脚车党酝酿的一起严重交通事故,当属2年前在柔佛新山发生的8死8伤惨剧,死伤者都是不超过17岁的马来少年,可惜该起事故没有成为后来人的借鉴和警惕。

    对社会是负累

    惨剧发生后,民间社会及社交网络上出现排山倒海的舆论,更有网民把这种玩命方式形容为Mat Rempit的《预科班》, 不禁让人联想到少年飙脚车,长大后“升级”为典型的摩哆飙车党徒!

    三字经曰:“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显然古人把教育的责任,已经清楚分配给各别执行者(父母与老师),反倒是后面两句话是说给“小孩子”听的,意即不好好学习,对自己,对社会都是个负累。

    说到这里,摩哆飙车党和蚊子脚车党是否甘当“社会垃圾”,继续给其他人制造麻烦?如是,万一某日不幸遭遇断手断足的苦果时,就别哭爸哭妈,因为不作死,就自然不会死,懂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