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匹克:需要“李文材”禁印尼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林匹克:需要“李文材”禁印尼烟

    犹记得希盟执政一周年时,各媒体纷纷做民调,为部长表现打分。其中一分民调,正副卫生部长位居前列。



    祖基菲里和李文材最受人赞赏的,就是实行更严格的禁烟令。今年2月1日起,公共场合,包括餐馆和嘛嘛档等食肆,在这些很多烟民的地方,说禁就禁,虽然不少“执法灰区”问题悬而未解,但他们还是坚决踏出了不回头的一步。

    烟民反弹之激烈可想而知,主导禁烟的行动的李文材更是被骂到不堪入耳,在网络世界,他们纷纷以痛骂、讽刺的方式攻击李文材“不人道”、“罔顾烟民福利”。

    然而公共场合的空气,自那个时候起清新了。

    赢得肯定和支持

    人们吃饭喝茶的时候,不必忍受邻桌飘来的香烟臭味了。非烟民也通力合作,揪出违规烟民,摄下放上网,让违例烟民难堪。

    被烟民骂为“李废材”、“李蠢材”的李文材,在最后赢得的是大多数人的肯定和支持。

    设计图
    设计图

    不管希盟政府做得怎样,各个正副部长表现如何,严格扩大禁烟令,于社会有贡献。他们不怕流失烟民的选票,因为,逾七成的非烟民人数更庞大。

    当我们要做决定,推行一个决策,一般想法是必须周全策划,等到万事俱备。然而,很多措施却是不能等,尤其外在环境变化很大,本无万全之策,而只能边做边改,精益求精。

    有时候,只要认为是对的事情,不该等的,就可以在有了基本规划后先开动,细节再另行调整。这样子办事,当然要有“择善固执”、“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

    可惜政府高官,不是人人都有李文材的精神。霾害来侵,更令人有这种感慨。

    禁香烟我们天下无敌,禁烟霾我们却是有心无力。霾害的根源是印尼,看看卫星图,苏门答腊东北部和加里曼丹西南部红通通的,满是热点,烟霾一浪接一浪飘向大马天空。

    告上国际法庭

    印尼烟霾造成的经济和健康损失,大马人只能自行承受,有时候多希望能有个大胡芦,像太白星君把孙悟空吸掉一样,把烟霾全部吸走。

    大胡芦终归是幻想,实际可行的方法,就只有禁止印尼再烧芭,对印尼要声色俱厉,甚至不惜告上国际法庭,有全民作后盾,万众一心。印尼道歉不够,还得承诺不再犯,再犯就赔偿,否则,烟霾将成为大马人世世代代的梦魇。

    现在不管怎样,都要先用最严厉的言辞申斥印尼,骂到它收敛,先解决眼前这场九月越来越严重的灾难,然后找出约束印尼的永久性对策。至于印尼农民如果不放火该如何清芭,霾害没了之后,为了大家好,马新汶莱,也可以邀请全世界的专家为印尼献策。

    可惜对印尼,我们只有娇柔的杨美盈,没有积极的李文材。如果杨美盈,甚至赛夫丁阿都拉、马哈迪等能拿出李文材的禁烟精神和坚定,不怕印尼不高兴也要坚决抗烟,明年此时开始,也许我们可以吸少很多印尼烟,以后也长命多几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