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敏:又能怎样?不能怎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华敏:又能怎样?不能怎样!

    9月14日中国报头版大字标题:又能怎样!说进我的心坎儿里。它报导的是:空气最肮脏,隆市全球No 1。真是好事无人知,坏事传千里。根据总部位于瑞士的全球空气质量侦测与预报网站“AirVisual”即时空气质量指数(AQI)和污染城市排名,9月13日中午1时30分,吉隆坡一度成为全球空污最严重城市第一名。



    两天之后,向来在亚洲最干净城市排行榜名列前茅的古晋,也因为烟霾来袭,污染指数一度突破非常不健康水平的202点,成为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

    屈指一算,霾害每年到访马来西亚已经有20多年了。20多年前马哈迪当政,今天马哈迪重掌政权,却依然对印尼飘来的烟霾不能怎样,那国民的控诉又能怎样?只能这样年年盼天佑我国,来几场大雨,磨磨蹭蹭的,当局支支吾吾的,又过关了,又把事件束之高阁,盼望烟霾来年不会来。

    20年,很长的一段时间。政府做了什么?记得过去我国政府官员部长等不止一次跟印尼当局会面商讨应对之策,一笔钱是花了,可又能怎样?结果还不是年年霾害准时向我国报到?讽刺的是,根据大马自然之友,原来东协政府有个宏愿,就是确保在2020年实现无烟霾。今天是2019年9月19日,还有3个月零11天就是2020年了,这次2019年却是烟霾最严重的一年,东协各国的合作机制不知做得怎样了?

    生活步伐被打乱

    有人说,既然知道每年这个干旱时期,印尼那几个特定地区容易发生森林大火,今年更出现地下火,与其花大笔钱去扑灭林火,为什么不未雨绸缪?难道没有想到应该预防火苗的开始吗?甚至有人提议在干旱严重前,大量灌注水,制止森林燃烧。一群我国医生、律师、学者和经济学家等专业人士建议政府以跨境烟霾为由,起诉印尼政府,迫使印尼负起法律责任,致力扑灭林火。

    是的,政府不能每年都只是讲“文告话”而已。烟霾来袭,学校停课,民众健康受影响,商业活动也受影响,经济损失难以估算,人们的生活步伐也被打乱,而更重要的是,烟霾造成怎么样的长期破坏,不知政府有做研究吗?假如政府应对不力,不够强硬,人民又能怎样?只能自求多福呗!

    国内很多事人民都有“又能怎样”的无奈。大家都反对第三国产车、飞行车、莱纳斯稀土厂等,可是政府照跑他们的计划,人民又能怎样?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