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影视 梁小楷:一见美女就想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闲话影视 梁小楷:一见美女就想睡!

    昏睡在幸福中,也是一种幸福。



    20170711_6909.CR2

    电影《欢乐颂》(Ode to Joy)是轻松喜剧,戏里主人翁查理偏偏与“欢乐”无缘,患有“嗜睡症”,因大脑缺乏下丘脑泌素,太快乐太兴奋或太激动,都会即时痲痹、晕睡过去。

    有过初恋,徒留尴尬、羞人回忆,激情时赤身晕过去,吓坏当时的女友,如今,老大不小,继续单身。他的世界容不下欢乐,出门时总是战战竞竞,脑子里净想些世界苦难、个人厌恶的事情,遇见小狗小孩,刻意眼光回避,保持头脑清醒。

    他在图书馆工作,一日来了一对惰侣,男的选在“禁止噪音”的图书馆分手,试图避免争吵,未料引起女主反弹,歇斯底里地叫嚷,还撕书。好脾气的查理前来解围,让女主适时宣泄情绪,次日女主上图书馆道谢,图书馆同事都看出女主对查理有好感,鼓励他约会。为免乐极生悲,赴约前,查理找根图钉放置鞋子里。

    真是心灵投契的一对,闷场的话剧表演让双方产生无限话题,女主邀他进屋喝咖啡,图钉刺脚也没用了,查理晕倒台阶!女主是令天下男人怦然心动的尤物,无奈查理生命中无法承受,转介绍给弟弟。弟弟也被女主火辣外貌所吸引,找上女主上班的店,遇见纯朴、文艺范的女招待贝莎妮,弟弟心头暗自叫好,这没有“杀伤力”的女子最适合查理了。

    查理与贝莎妮相处,的确无波无澜,但查理心中若有所失,看到弟弟与女主打情骂俏,仿佛有无数图钉刺向他的心脏,他痛而清醒着;女主的姑妈患癌末期,满是苦恼,向查理弟弟诉苦,而他只想到男欢女爱之事,毫无心思与女主分忧,查理恰恰相反,适合“共苦”听心事。

    旁观者眼清吧!患癌姑妈对女主说,男人都想得到你,但爱你的,只有他。

    《欢乐颂》单看海报,大概也知道结局,因“嗜睡症”带来一连串爱情苦难,故事说得四平八稳,小有起伏,不伤大纲,弱势男主赢得佳人归,成为人生胜利者。主戏落在查理与女主身上,其弟弟与贝莎妮仅是陪衬,但个人对这两个配角颇有感触,贝莎妮是相当懂得生活的女人,会拉提琴会唱歌(虽嗓音平庸),但是个女文青,只惜男人多注重表相。

    而查理弟弟被喻为圣伯纳犬(雪地救援犬),不只是他外形高大,也是他的职责,自小要学习照顾哥哥,不能跟哥哥斗,哥哥不能激动。惊讶的是,他是个幼儿园老师,本该是个爱心满满的体贴男子,但剧情安排他无法聆听女主的心事,好像有点奇怪,莫非他已厌倦一直要照顾孩童照顾哥哥,磨掉耐心。为女主与哥哥争执,哥哥险些晕倒坠落天桥,幸亏他一手抓住哥哥肩上的背包…哥哥在他心中永远是个包袱。这个角色不应如此肤浅吧!

    女主身材火辣之外,表现纯属一般,制造出一般男人的绮梦对象,除了稍嫌聒躁,堪称完美,对姑妈的癌病,对查理的病因,充满怜悯,宛如上天派下来的白衣天使。

    整部片子的灵魂就在查理这角色上,扮演者是人称“潮爷”的马丁弗瑞曼,主演过电影《霍比特人》、英剧《神探夏洛克》等作品,外形呆萌,气质忧郁,像个“大男孩”,背着一个背包,爱坐旋转木马,只因在这里有他最温馨的回忆。童年时,爷爷常带他坐旋转木马,爷爷患有嗜睡症,而他遗传自爷爷,成年落寞寡欢的他依然爱坐旋转木马,绑上安全袋,在绚烂灯光、热闹音乐里,趴着木马睡去…人生仿佛注定要与欢乐擦肩而过,但又能以另一种方式与欢乐梦中迂回…

    电影里,一年少友人鼓励查理约会女主时说:“一个聋子与一个瞎子结婚了,无须耳语,也无需手语,两人也能相安无事,维系婚姻。”听起来,相当有哲理,两情相悦,就会有默契,太多言语,反会造成情感上的冲击;莫非昏睡在幸福中,也是一种幸福。

    OTJ 8-1-17-210.RAF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