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外曲中词捧红静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亚萝夏:外曲中词捧红静婷



    也不是夸张,以前的香港百代歌后也相等于香港歌后,那时候香港唱片业是百代执牛耳。 香港百代第一代歌后自然是刚刚去世不久的姚莉女士。第二代歌后是静婷,相信也不会有异议。

    在黄梅调电影还没有风行之前,静婷在歌唱界虽然没有后来大红大紫光芒,也是小有名气了,电台时时都有她清脆的歌声飘扬。

    严格说来,静婷并不是香港作曲家捧红的,是“外国作曲家”令她崭露头角。静婷最初受注意的歌曲——〈我的心里没有他〉、〈希望在明天〉,至今可闻,因为实在好听。作曲的是外国人。

    〈我的心里没有他〉改编自西曲〈Historia de un Amore〉。西班牙名曲。几乎同一时候流行的“我的心里没有他”,是百代“客席”作曲家夏端龄,实是日本著名作曲家服部良一。在老上海就很有名气了,精通中文。

    这两首“外曲中词”歌曲,当年是电台点唱名曲,除曲调娓娓动听,歌词之“言之有物”也占一大功。“我”的谱词者是方忭(应该是一个化名),“希”的谱词者就是著名歌坛前辈陈蝶衣。

    静婷还有一首歌曲也是夏端龄作曲的,只是不那么风行——〈常带三分笑〉。

    静婷也有遗珠歌曲——歌曲谱词演唱三方都有高水平,却是没有得到应有热烈赞赏。无独有偶都是电影插曲(实际上静婷的歌大都是电影插曲)。

    其一是邵氏电影《毒玫瑰》插曲〈凝望〉——不管你是飞蛾,还是烈火,即使过后你再将我遗忘。作曲周蓝萍,谱词是此片导演潘垒。

    另一首〈明知〉,是李翰祥当年反出邵氏在台湾组国联公司的电影《明月几时圆》插曲。李翰祥是静婷成为黄梅调歌后的伯乐,她当然要效力。

    电影是归亚蕾主演,琼瑶故事改编。〈明知〉的作曲是姚敏,写词的是李翰祥——明知今夜月如钩,靠倚楼头,却立湖头,湖心月影正沉浮,算不抬头,总要低头。

    静婷最早期的电影插曲〈你跟我来〉,是电懋名作《四千金》插曲,静婷唱得很好,歌声内很有电影中二姐叶枫的冶艳与俏皮。

    林黛电影《黄花闺女》里,她代于素秋唱〈春五娘〉,大概可算是静婷的电影插曲成名作。就是这首歌令李翰祥赏识她的歌声,奠下黄梅调歌后的因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