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蔹:何必用毒舌看选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张宝蔹:何必用毒舌看选美

    一场选美,最吸引人的已经不再是决赛结果或比赛过程,而是最最最初从几百或几千人中海选的过程。那是媒体报道的用词遣字要多耸动有多耸动,看官可以不留情面尽情抨击、吐槽别人的一刻。



    “没有自知之明”、“选美沦落至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资格参选”这些相比起“妖魔鬼怪”、“辣心辣肺”、“ ‘惊‘艳全场”以及各式各样人身攻击式形容法都算是比较客气的了。

    毕竟只是初选,不会太苛刻了吗?会不会入围是一回事,入围之后还会经过多番淘汰,再经专人指导,单是发型、化妆就能很大程度改变一个人的外观了。过去初选相信也是这水平的,只是当时网络不发达,也缺乏报道而已。

    更何况,美的定义是什么?巴掌脸、骨感、高挑?那不见得是所有人的定义,看看俄罗斯,他们就举办了一个“甜美人”选美比赛,要求参加选美的女性必须体态健康、丰满,因为在他们看来有阳光的心态、灿烂的笑容才是最美的。

    美丑很个人

    再看看最近落幕的香港小姐选拔赛,前三名的颜值明明都很高,但依然被连番吐槽,说是一届不如一届。大家不停说着,以前如何怎样,就连落选的素质都比现在好。老实说,过去有几届的美姐,个人从来不认为是美的。美丑本来就很个人,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

    2017年新加坡小姐选美16强,曾被批评都长得丑。
    2017年新加坡小姐选美16强,曾被批评都长得丑。

    关于审美观这件事个人的经历是,中学时期校花曾当着许多同学的面说我的虎牙丑陋至极,也不时会有人好心提醒建议拔了绑了。但后来的后来,人们的想法逐渐改变,甚至有日本人刻意整形,把自己整齐的牙齿整成虎牙。可见,美丑没有绝对之余,还可能随时改变。

    在一味挖掘她们的缺点,以言语或文字贬低她们之余,你有没有也看见了她们那敢于让别人用放大镜审视,接受大众评论甚至嘲讽的勇气?只要参赛的心态正确,没有什么不对的。即使最终失败,至少尝试过了,人生不留遗憾。那样不就够了吗?难道真要一个整容医院里倒模出来的才称得上够格?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