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赌鬼和马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叶欢玲:赌鬼和马机

    新政府执政后,据说柔佛各地的马机,一网打尽。没有马机场所通宵流连,金凤姨的黑眼圈消散了些,但依然哈欠连连,她老说:“日子耐不下去,太闷了!”



    金凤姨的房子是豪宅,处在花园住宅区街道最宽的一隅,双层楼,罗马柱挑高门廊,门前有块草坪花园,侧边地可停放三辆车。近日连夜雨,她家屋顶频频漏水,墙沿也早已患上壁癌,陈旧不堪,但那毕竟不是一般人家住得起的房子。那是老伴离世以前,置在她名下的房产。老伴也给她留下一大笔财产,全给她赌光啦!夫家富裕,每个月依然定期汇款入她银行账户,同样给她花在赌桌上。

    气!女儿给她气坏了!起初,还替她偿还赌债,给她额外的零用钱;后来放弃了对她财务上的救济。金凤姨怎么办呢?她戒赌了吗?没有。她宁可到餐馆打工,做个半死,每个月挣来几百令吉,同样花在赌博上。几百令吉哪够她赌?手很痒,怎么办?电话打呀打,她求朋友借钱去了。

    有借有还,一开始朋友不太愿意,最后还是借给她,可是她还钱没两天,又伸手借更大笔钱。朋友的银两是自己年轻时辛苦挣来,一点一点积蓄,加上儿子日忙夜忙,给她带回的家用,哪里放心一借再借给原本家境富裕,且有稳定入息的赌鬼呢!

    她打来准没好事

    金凤姨一不高兴,不联络朋友了。她找谁去?找阿窿!瘦子阿窿在万字票行写万字,暗地里放高利贷当阿窿。借了几次,她还不了,阿窿也不肯借她钱了。幸好那不是典型的阿窿,利息虽高,到底不杀人放火,只是务必追债到底。她呢,又联络上朋友了。

    “好心你啦,别赌了!那么辛苦赚的钱,干嘛要赌光呢!拿来吃,拿来用,不是更好吗?”朋友苦口婆心劝诫。她赌性难改,马机消灭后,怎么还欠下那么多赌债?原来,她开车远途上云顶豪赌。会不会有一天,她想不开,赌完输个精光,在酒店里自寻短见?实在让人不敢揣想。对了,金凤姨的遭遇,并非电影情节,而是活生生在周围上演的事情。如果你在市井里打滚,不难听到这样的消息。

    “若是我有一百万,一百万,我有一百万,一世人就轻松……”设定成手机铃声的歌曲响了,电话主人一看手机,说又是金凤姨啦!别理她,她打来准没好事,一定又求借钱,她无可救药了,怎么劝都不听。话虽这么说,金凤姨的朋友一张脸上,到底挂着关怀与忧虑。

    “那些外劳也一样,辛辛苦苦来这么远工作,好学不学,也学当地人赌马机。赌输了,又偷又抢的……”马机赌风猖狂,治安败坏,早就不是地方“新”闻。至于这次扑灭马机行动,能维持多久呢?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看什么时候春风吹了。

    俗话说,十赌九输呀!飞蛾死要扑火,谁救得了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