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介英:谁能“扶临教一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介英:谁能“扶临教一把”?

    有人把“代课老师”比喻为“后备轮胎”,那“临教”又像什么呢?像不像还未考取执照的“L牌驾驶员”?



    由于教育部一直以来在师资培训上,规划欠妥善,故“代课老师”与“临教”成为经常在教育界出没的“不速之客”!不知什么原因,这两种老师经常光顾的只是华小,鲜少造访国小!

    “变天”之前,临教可通过假期师训,获得“免付学费”的优惠,受训成为合格老师。“变天”后,希盟政府的教育部取消这项优惠政策,所有参加假期师训的临教都须自付学费。这对临教来说,是一项难以负荷的沉重负担。过去,公立、私立大学毕业生一律可申请成为“临教”,但现在只限公立大学毕业生,私立大学毕业生被拒门外!有谁能仗义执言,为临教出头,“扶临教一把”?

    在报章上,我们看到国家领袖口口声声说,要“扶助贫弱”的一群,以缩小国家的贫富差距。那政府该扶助的是那一些人呢?依笔者看,临教是政府应优先扶助的一群。

    笔者认为,在大学毕业生失业率日益严重的今天,那些愿意当临教者,可说是一群“不挑剔职位”、“不计薪酬”、“能屈能伸”的好青年,一群重视尊严,不愿在自己学有所成后还向父母伸手要钱的“自爱者”!笔者是“过来人”在成为合格教师之前,曾当过三年半的“临教”,深知个中的辛酸、甘苦!

    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大业,是国家培育英才以迎合国家发展建设之所需的枢纽,不能出差错,也不能“重点错置”,怎能任由师资短缺的问题,年复一年地重演?现在聘请“临教”以补救“有课无人教”的缺失,借此解燃眉之急,却又设置种种障碍,诸多为难,到底想怎样?

    请问,想教华文者,SPM华文科必须考获特优,想教英文、马来文却只需优等,道理何在?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有多少人在中学阶段SPM华文考获特优?再说大学中文系毕业生的华文造诣会不如SPM华文特优者吗?

    设置这项规定的“高人”到底是想划地自限,困死自己,还是想让“华文教职”缺人,缺到地老天荒?难道这些“高人”不知道SPM华文考获特优者多数是理科生,他们多数想成为医生、工程师、科学家,没想过要成为华文教师吗?

    在乱糟糟的局面下,媒体传来“西马750所华小共缺732各类教师,害华小董家教在今年首两个月耗费57万令吉自己聘请代课老师以应急”的呼救声。可是教育部招聘临教的广告,科科都有唯独漏掉华文,这是为什么呢?

    看来教总、董总、华文理事会等华教团体,有必要与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召开“圆桌会议”理清问题的根源,寻找对症下药的“良方”,以求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