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现实生活中的小王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现实生活中的小王子

    当我们都以为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童话人物,我认识过一位王子。邵维锋的父亲是邵仁枚,和邵逸夫共创了一个电影王国,叫他是一位王子,也没说错。童话世界的王子,是不用做事的,维锋也一样,一切交给他的大哥邵维锦去办理,他过着优哉游哉的生活,出海航行、钓钓鱼、看日落,是他最大的兴趣。



    年轻时,他从新加坡被调派到香港邵氏片厂工作。电影圈中有无数的电影女明星,英俊的维锋六尺身高,瘦瘦削削,当然吸引不少美女,不过王子很害臊,从不和她们交往。

    朋友还是有的,像专门负责爆炸的技师、小道具的跑手,还有各个部门的员工。因为他永远是保持着谦逊、亲切的态度,穿着也随和,大家都肯和这位小王子结交。

    每天,他驾着一辆皇冠牌的二手汽车上班,这辆车就像一匹骏马,出了毛病他亲自修理,但外层油漆的剥脱,就让它去了,没想过替它换上新衣,因为他自己过年也没有添过一件。

    圈外友人有来自新加坡的旧交,他们都是富二代,像皇亲国戚的子女,但小王子从来不和他们去什么舞会和欢宴,只是聊聊小时候的往事,嘻嘻哈哈一场,至深夜又驾着那辆破车回家。

    父母亲都为他的婚事着急,我们也曾为他介绍过不少女朋友,但他都很客气应酬一下,没看中一个。会不会是同性恋?当一些八婆开始造谣,有一位出现了,她是演员金锋和沈云的女儿,当过空中小姐,名叫方茵,金锋本姓方,是著名化妆师方圆的儿子。

    两人一拍即合,没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只是很平淡地生活在一起。王国内人事有了变动,维锋跟着他的哥哥维锦回去新加坡,当然也带着女友和那辆皇冠旧车,本身已不值钱,加上运费更是一大笔,但人家怎劝告,小王子不理,一意孤行。

    偶尔,想念起香港的街边小食,王子会来玩上几天,大酒店一概不住,只要求来我家下榻。

    “太狭了,没客房。”我说。

    “睡厅。”小王子背着睡袋出现。

    我们促膝长谈,至到天明。

    “没带女朋友吗?”

    “向她告了几天假。”

    “你真痴情。”

    “不是痴情,是答应过要照顾她。”

    “为什么不住大酒店?”

    “喜欢和你聊天,因为你有一份真。”小王子说:“我们这些人,有共同的语言。”与童话世界不同的是,人间有生老病死。王子的女友方茵,也可以说是终身伴侣了吧,因为王族反对与平民通婚,王子也不和家人争吵,耸耸肩:“不结就不结,我们同居。”

    他就是那么的个性,从不喜欢和别人争吵,我想,这也许是王子特有的气质。家人反对的另一个原因,是方茵生了病,这病很古怪,关节萎缩,渐渐的,她的手指肿大曲起,后来连脚趾也一样。最初只用拐杖,后来出入都得王子牵扶。

    绝对的痴情男

    有一年,查先生夫妇和我同游新加坡,我想念这位老友,打了电话给他,他高兴地来了,带着方茵和那辆破皇冠,他们坐车头,查先生夫妇和我坐车后。王子有个习惯,那就是驾车时和车后的人谈天,一定要把头转过来,有时还手舞足蹈,完全不顾其他车辆,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要用辆破车。”

    我说得轻松,因为我坐他的车次数很多,在清水湾那段弯曲的路上,一点事也没有,但可把我旁边的查氏夫妇吓坏了。返港后,还时常提起小王子的驾车技术。

    方茵病情加重,已经连路都走不动了,我再见到小王子时,看到他把方茵背在背上,那是终生忘不了的印象。

    为了令病人安心,小王子终于和家人大吵一番,我想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和别人翻脸,在2011年3月11日结婚了,他们在1978年认识,至今将近四十年。方茵的父亲金锋在数年前过世,埋葬于他们早年移民的波士顿,留下妻子沈云,小王子替岳母在香港买一座房子,怎么都好,可以更加放心。

    小王子自出生以来,没离开过家族巨宅,面积之大也可当为皇宫,我问过他:“从没想过买一间房子住住?”

    “想过。”

    “在哪里?”

    “Jalan Besar。”

    Jalan是马来语的“路”,Besar是“大”,大路的意思,但在新加坡,代表了红灯区。

    “为什么喜欢红灯区?你从来不搞这一套。”

    “有次一个朋友带我来过。”王子说:“那里除了妓女,还有变性人,那变性人显然没有完全把生殖器切除,他向我说:‘你操我,你给我五十块;我操你,我给你两百。’这一区的人真有趣,所以我想在那里买间公寓住。”

    每个人都有古怪的脾气,也用不着我多管。小王子的生活依旧是出海航行,他有一位叫积克安诺的法国老朋友,比他大二十岁以上,生性乐观豁达,是位老水手,两人特别合得来,因为大家都是小孩子。

    平静的生活中起了波澜,几天前,接到他岳母的消息,说小王子的太太过世了,骨灰也将带到波士顿,和父亲合葬。我想不到什么话安慰他,只打了一个短讯:“你是一位真正的王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