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华敏:一个道歉就行了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华敏:一个道歉就行了吗?

    509之后的第9场补选将在亚洲大陆最南端的丹绒比艾进行。烽火连天的朝野之战,是,对希盟失望的人、赞成或反对巫统和伊党结盟的人,以及看马华会不会硬起来摆脱对巫统唯唯诺诺的人,特别关注的一场补选。



    迎接补选这段时间,可以预见在朝在野的各方人马必定卯足全力,在原本已经够乱的政治局面加上一把火,没修养的政治人物必定极尽打倒对方之能事,而说出破坏宗教及种族和谐的言论。为了鼓动马来人以获得支持,他们动不动就在种族、宗教和马来特权上兜圈子。

    没有羞耻之心

    补选期间,报章网络社交媒体等的报导必定充斥着政治人物令人心烦又心寒的言论。在我国,搞政治的人为何胆敢不时说出诸如此类极端的破坏性言论呢?盖因在我国没有引咎辞职下台的“文化”。或许我们有的是不具诚意的道歉文化,而且这道歉还是由于舆论压力,逼不得已才来个“如果我的言论有伤害到……”的道歉,而不是自认有错。

    这些道歉往往只是发发文告、通过面书或推特,写几句歉意的话,而不是其本尊亲自出面道声抱歉,民众感觉不到他认错的诚意。如此的道歉,其意义及警惕性何在?当然也没有所谓羞耻之心。对人民来说,这些都是没有用的sorry。也因为我国“盛行”如此的sorry文化,政客们为了本身议程或利益而屡试不爽。为了捞取廉价宣传,说一些极端言论又何妨?反正过得了关的话则达到宣传效果,过不了关的,俺就来个文告道歉,你又奈我如何?

    爱提出荒唐论述

    相信人民会在心里想:你道歉了又有何用?因为或许有些人尤其是住在乡区,比较少机会接触外界资讯的乡民已经听进脑海里了。印度籍伊斯兰传教士查基尔纳益为发表伤害华印裔感受的“旧客人”论而道歉,有用吗?政坛上常常听到有人因为某些敌对方的言论而要求其在限定时间内道歉,这有用吗?别忘了人民已经将其言论记在脑海了。

    很可悲的,对于政客的行为,人民很无助。政治人物发表谬论好像可以不用负责,因为道歉“容易过借火”。有些政治人物喜欢突发奇想,引人注目,爱提出荒唐的论述。巫统女青年团副团长努鲁阿玛在政治讲座上发表谬论,居然称患有精神病的槟城德国医疗仪器厂砍人凶徒为殉道烈士。身为所谓的国家领袖的政治人物,应该知道破坏容易修复难,尤其是种族和谐及国家经济。破坏了,难不成一个道歉就行了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