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圓鳳:敦馬的朋友和敵人又要互換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陳圓鳳:敦馬的朋友和敵人又要互換了

    身边带着阿兹敏,跟哈迪阿旺等巫伊领袖一起举手上演“马来人尊严大会”,首相敦马哈迪真是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啊!



    敦马说自己是马来人,应该要出席马来人尊严大会,虽然他在大会上对马来人批评有加,声称大会不是针对华人和印度人,但是,他忘记自己是全民首相,更忘记非马来人对希盟政府的重托!如果没有非马来人的选票,他还能夹着无限荣光再以高龄担任首相吗?

    马来人尊严大会如果能以正面的,积极的角度探讨民族及国家问题,非马来人将无限欣喜,问题是他们提出的诉求,竟然比当年最极端时的巫统大会提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马来人尊严大会的诉求包括逊尼派穆斯林应该囊括内阁及国家的重要职务,包括财政部长和总检长及联邦大法官等等职务,从这个论调可以看出,正因为现在的财长和总检察长不是马来人,就让有些人感觉到马来人在各领域的地位受到威胁,希盟政府也因此承受“被行动党”操控的指控。

    这种看法真是令人遗憾,这也和伊斯兰党提出“宁可选择贪污的穆斯林,也不要支持廉政的非穆斯林一样”一样狭隘。我不相信这个国家大部分的穆斯林同胞,是如此不辨是非黑白的,那么多重要的政府相关机构及官联机构的贪污滥权丑闻,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廉政自守的重要性?

    敦马理解华人感受吗?

    敦马说不会完全接纳马来人大会的诉求,但会认真看待马来人的感受;这样的说法似乎显得不那么极端,然而,如果有一场华人尊严大会,提出要政府承认统考,废除学习爪夷文,敦马又会是什么说辞呢?敦马会表示理解华人的感受吗?

    马来人大会上,马大副校长说这是马来人的国家,马来人给予非马来人公民权,如果质疑马来人,马来人可以取消“社会契约”,意思是马来人可以取消非马来人的公民权?一个顶尖大学的校长说出如此极端的种族言论,比政治人物更政治化,而教育部居然能等闲视之!

    马来人尊严大会的种种言论,让人对国家前途感到悲观,如果占多数人口的同胞是如此看待国家问题,那么,我们也束手无策。好不容易把贪婪的执政者赶下台,却还有超过半数的国民原来还处在极端狭隘的种族视角内,而新政府也被这些人捆绑,非穆斯林对这个国家的贡献与付出,在这些提倡马来人尊严的人眼里,全部不值一提!

    敦马哈迪继续拥抱他的民族至上主义,他要成为马来人拥护的马来领袖,而不是全民拥戴的首相,敦马甚至公开和他的盟友较劲,他很可能又要把朋友变成敌人,或是又要把敌人变成朋友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