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永山:桑德斯與科爾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劉永山:桑德斯與科爾賓

    最近看到英国国会下议院在野党领袖科尔宾(Jeremy Corbyn)在面子书贴了一个视频,简单阐述工党重新上台后的外交政策。



    他说他领导下的英国将以人权公义为指导,而不是一直在海外发动战争,因为这样的外交政策不仅无法维护英国的安全和稳定,也会加剧社会矛盾,让英国社会变得更不安。

    西方国家如美英两国奉行的外交政策虽然满口仁义,但是到了实际行动的时候,最终会以功利和本身利益为导向。

    例如在也门内战,美英两国为了制衡伊朗在西亚的势力,对沙地阿拉伯在国内种种侵犯人权的纪录视而不见,对该国卷入也门内战使用种种大杀伤力武器滥杀无辜更加听而不闻。早前一名撰文批评沙地阿拉伯政府人权纪录的沙地记者在该国驻土耳其大使馆遇害,据说涉案者乃沙地皇室成员,美英两国更是三缄其口。

    叙利亚内战也是西方国家外交政策虚伪短视的另一力证。叙利亚因阿拉伯之春发生内战,西方国家无意解决问题,导致伊斯兰国恐怖组织萌芽,直接威胁西方国家的安全。后来引发大量难民逃离战乱的家园,纷纷冲往欧洲造成社会问题。一些欧洲政府因无法有效处理难民问题而在选举失败。因为涉及切身利益,欧洲西方国家才开始认真面对问题。

    如果这些国家领导人,尤其是美英两国能够言行一致,利用影响力深化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主价值观,今日他们未必陷入这样的困境。

    科尔并现在70岁。他和美国民主党阵营总统初选候选人,78岁的独立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样,都是我个人比较瞩目的两位英语世界的政治领袖。

    颠覆传统外交政策

    虽然两人目前是美英年轻人热捧的政治人物,政治光谱倾向于社会民主主义,但是两人长期是美国民主党和英国工党里的边缘人。

    美国主流政治并没有所谓的社会民主主义,因此桑德斯的政敌把他抹黑为社会主义。在美国这个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可说是一个贬义词。

    英国的社会民主主义虽有百年历史,但是科尔宾在工党一直是不听话的孩子(rebels),例如他多次在国会投票反对出兵伊拉克。

    从克林顿到奥巴马,美国对大陆的人权纪录较为容忍。许多美国大企业就是在这个年代纷纷离开美国到大陆设厂,造成美国中西部的工业生产指数下降,结果希拉莉在这些地区大败。

    桑德斯在克林顿时代就已经批评美国的这项虚伪政策。他也批评美国把沙地视为盟友。原因无他,沙地是美国武器的大买家,也是全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美国岂敢随便开罪沙地?

    他在4年前参加美国总统初选。他得到小额捐款群众的支持,却在最后不敌有华尔街财团精英撑腰的希拉莉。这次他卷土重来,不知会否还有机会击败拜登?

    如果美英两国人民把这两人选上总统首相,两人或许会颠覆西方国家传统的外交政策,或有可能把民主人权列为外交政策的首要考量点。到时整个国际布局或有一番新景象。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