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小龙:烟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赵小龙:烟霾

    加完了半天的班,返回住所,已是夕阳西下之时。炎热的酷暑之气已然消退,时而吹来的微风,像个淘气的孩子,赌气般将街道边的落叶踢起。在这已无车马喧的周日,树上稀疏的残绿,与这半地的凋黄,平白的让人心中多了几分秋意渐浓的假象。



    最近的天气算不上很好,遮天蔽日的烟霾,弥漫着草木灰的土气。灰黄色的落日,挂在天边,像极了北京萧瑟的冬日,让人待不习惯。新闻上说是隔壁印尼烧麦秸秆造成的,但却明显感觉今年的情景,比往年要严重很多,甚至有些学校都开启了放假避难模式。

    呛醒人们

    这种天空见得多了,人也会变得消沉起来。像极了冬日前行,山风带来了清冷;像极了锦衣满身,泥泞阻挡了前程;像极了寒窗苦读,飞蛾扑灭了油灯。不是阴云密布,山雨欲来的短暂压抑,而是幼婴啼哭,彻夜不绝的恼人。这感觉实在让人讨厌,好不容易从雾霾之都逃离,却又跑来感受这份烟霾。

    想着,也许待得久了,就会慢慢习惯这种恶劣,但内心却是实实在在的反感。这种反感,很像冬日吃火锅,热气朦胧了眼镜,摘也不是,不摘也不是。希望着明天起来,天空可以是明朗的。躺在床上,有像奶牛一样的云朵,白白胖胖的从窗口踱过。站在窗前,有像风筝一样的客机,拖着白白的细线,飞过山的那头。来到山的那头,有像玩具般的汽车,从山脚驶过。

    我从来没有像政客一样,抱怨过这种天气,更多的是一种对自然的敬畏。人与自然之间的敬畏,应该像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你敬我一尺,我方能敬你一丈,你给我一拳,我怎能不还你一脚。但愿这样烟霾,能真正呛醒那些对自然不知敬畏的人们。

    (马来西亚中资公司烽火科技产品经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