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吴德芳:造一间会说话的华人历史教室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字游自在】吴德芳:造一间会说话的华人历史教室

    旅行,你都会到什么地方?多半人会到热门景点打卡,有人则偏走僻地享受宁静。至于丹斯里吴德芳,他用一种走心的方式旅行,“每到一个国家,我都会到菜市场和博物馆。”今年82岁的他,周游了列国,也拜访过不少博物馆,看着看着,走着走着,他却走上了设立博物馆之路,如今更凭着最新杰作 “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 ”,拿下了两项殊荣。



    从最初的走走看看,到最后的落手落脚,打造博物馆成了丹斯里吴德芳今生停不下来的路, 积极的行动会迎来激动的收获。日前,他就给大家捎来双喜消息, 那就是这座马来西亚华人博物馆荣获大马旅游协会颁发2019年最佳华人博物馆黄金奖和 最佳旅游景点黄金奖(华人博物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若要了解一个国家人民的生活,菜市场可以原汁原貌呈现出来;若是要了解一个城市或民族的历史,就必须到博物馆去了。”

    从菜市场到博物馆,从贴近个人生活面貌走进远去的民族生命历史,会让人有所思所想,而丹斯里吴德芳走访博物馆不纯粹观赏文物、阅读历史,同时,也留意博物馆的方方面面。

    好比,他提及会注意各个博物馆独具一格的呈现方法与特色,“我们是否能从中吸收经验,靠的是感觉。”感觉很抽像,但经历过的人会懂。

    说起他设立博物馆的初体验,那得把时间推前到千禧年不久后,他是客家人,祖籍中国梅州市,“那一年,我到了梅州市华侨博物馆,看到各个国家的客家人都有一个展览厅。”

    他看了,马上有感触,“我有点生气。”盖因馆内有美国厅、塞舌尔厅、泰国厅、新加坡厅、毛里求斯厅,“为何没有大马厅呢?”

    于是,他限定自己在一年内落实这件事,尔后,他返回大马,跑遍全国13州,马不停蹄收集史料。

    大马客家文物馆

    教育是根,文化是魂

    2001年,大马客家文物展览厅面世了,里头装载了客家人南渡至今所用过的工具、读物、文物、图片、图表、史料等,向世人展示大马客家人的刻苦、勤俭,以及参与建国的史迹。

    有了此珍贵体验后,当时身为大马客家总会会长的他,选择客家文化根底深厚,并且拥有大量客家文物古迹的槟城,成为他下一个杰作“大马客家文物馆”的家,此举也使得客联会成为七大乡团首个拥有文物馆的会馆。

    有时脚步开始了,往往就停不下来,在落实了两座文物馆之后,他再接再厉,作为多美集团创办人兼执行董事主席,他也于2013年在其位于吉隆坡办公楼设立了吴德芳首饰博物馆。

    此馆馆藏上百年历史的打金工具、古文件、首饰等等。话说回来,他设立博物馆不纯粹因个人喜好而引发的,“我一直都有收集文物的习惯,前前后后也收了40年。”

    其实,在收集这些别人眼里视为垃圾而他视之宝物的过程中,他另有打算,“我要把先民的生活面貌让年轻人知道,可是,单靠口传作用不大,惟有实物和照片才能让人信服。”

    他心中认定,“教育是根,文化是魂”的重要性,凭着这一点,他再次当上大马华人博物馆的推手,此番,馆藏内容无论是质与量,都比过去来得更讲究,“这是属于全国性的博物馆,而非特定行业的收藏馆,挑战更艰钜了。”

    吳德芳首飾博物館

    马来鼓华人庙见证种族和谐

    为此,吴德芳曾用3年时间积极奔走于全国各地无数次,也亲自前往泰国、印尼、新加坡、中国等地,每抵达一个地方,都尽可能收集林林种种所需文物与史料。

    作为这座博物馆的总策划,他早打好腹稿,那就是把大马华人先贤们在建国过程所做出的贡献展示出来,“更重要的是,要打造一个和谐的社会。”

    他有感而言道,年轻一代对过去的历史,几乎一点印象都没有,他因为年龄的关系,历经了这片土地从殖民地到日本统治再到国家独立的各个大时代,“这些历史应该留给后人。”

    尤其当今大马社会走向极端之际,他忆起当年在马六甲小甘榜度过的美好童年生活,“我住的地方只有百分之廿是华人,其他是马来同胞,但是,我们从来都是和睦共处的。”

    他要把这些珍贵的历史面貌呈现给我国年轻一辈的子民,所以,馆内设计其实埋伏了精心布局的和谐线索。

    这是一个具有双重意义的马来鼓。

    他举了馆内一个马来鼓为例,有一回,他到具有250年历史的吉兰丹镇兴宫,突然发现庙里有个马来鼓,他于是提出疑问:“华人庙里为何会有马来人的东西,在了解后,我才知道那是140年前丹州苏丹送的。”

    他即场当起导览员,说起故事来了,“昔日的吉兰丹,每年都得到泰国进贡,但有一次被派去进贡的使者是华人,不是马来人。”

    结果,使者迟迟未归,苏丹忧心忡忡,不知中途是否发生突变,“有人就跑到镇兴宫请示神明,神明表示没有问题。”此情况重复了两回,最终才盼到使者安全归来,追问之下,才知道使者中途遇上了天气变化与阻挠。“苏丹有感使者平安回来,于是,也就送了一个马来鼓给该庙,以答谢神明。”

    听罢此故事,他马上想要把这段史迹珍藏在博物馆内,我问:“你把鼓拿回来了啊?”他马上耍手拧头,说道:“我哪敢斗胆跟对方要那鼓呢?140年历史啊!”

    他随后通过吉兰丹中华大会堂,让当地马来工匠制造该鼓的复刻版,完成后,刚好碰上吉兰丹华人文化节,该鼓也被拿去当作开幕用途,“别人是打锣,他们是敲鼓。”

    这个突如其来的一遭,使得这个复刻版马来鼓披上了双重意义,它如今就高挂在大马华人博物馆的墙上,“参观者看了之后,可以到镇兴宫去看真实的。”

    身为博物馆打造人,吴德芳对周边的细微末节特别留心,像这个雪隆会宁公所的盖章,为何分成数块呢?他说,那是因为以前的人都不会写字,但会馆里有会长、财政等职委,要做决定时怎么办呢?“他们就做了个分成几块的印章,一人收一块,等到要签名核准时,就齐聚盖章拥有者,一个都不能少,一起印下完整方盖章,才算有效,这就是华人先贤的智慧。”他手中所拿为复刻版。

    不还原本貌就对不起历史

    “现时大家看到的每一张照片,都可能是耗了一两年时间才得到的。”吴德芳道出背后不为人知的点滴,“有的物件对别人而言不重要,即使向对方发出征求后,也可能被抛诸脑后。”

    所以,他指出,要得到一件文物并不简单,“更重要的是,一个展览没有文物,就一定要有照片为证,所以,大家看到我们展示的照片很多,但收集起来并不易,尤其关于马共的照片。”

    为了获取当年马共成员所用过、穿过的衣物,他曾五度亲赴泰南勿洞(Betong)拜访,与此同时,他也跟马共不同派系成员打交道,“看起来是一件东西,背后却是投入许多时间去收集。”

    他也极力在馆藏和史料内容做到还原真实,馆内展示了马共和五一三相关的文物与史料,事前有人劝请他不要碰这类敏感课题,他则跟对方开玩笑,说道:“他们最多叫我去喝咖啡,不会叫我吃咖喱饭的。”

    “我觉得,若是不呈现原貌,就对不起历史;若是呈现之后,有关单位下令说不可,才另外打算。”正式开馆后,武吉安曼也派了8个高阶警官前来,他向对方说出了还原真实历史面貌,以及打造和谐氛围的初衷,对方也感受到了他的说法与做法的一致性。

    有鉴于此,他把这座博物馆定位为华人历史的教室,同时,也希望通过它传递华人与这片土地不可分割的关系,他于是提到了钱币这件事。

    “独立以前,我们所用的钱币是由英国人签名;独立初期,一元和十元分别由前财政部长敦李孝式和敦陈修信签名,过后才转由中央银行签名。诚如他所言,文物会说话。”

    “这些历史必须留下来让后人知道,在这个国家里头,我们当时是做了些什么。”

    金山沟模型还原锡矿业盛世年代的常见生活场景。

    金山沟勾起童年往事

    在大马华人博物馆里,有一座面积不小的金山沟模型,它让人过目不忘,也让吴德芳与它初见时,泛起感动的涟漪。

    这是由有心人罗肇骏捐赠出来的金山沟模型,话说,吴德芳在此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披露设立此博物馆的愿景,并且公开征求文物的意愿。

    “住在吉隆坡的他,看到报纸后就打电话给我。”他跟对方素未谋面,一通电话却让他当天就飞赴对方家里探个究竟,“看了以后,我就觉得感动,马上叫辆罗里把它载走。”

    原来,年轻时的罗肇骏在金山沟工作,“他因为嫁女儿,为了让到来的亲戚朋友有东西可观赏,于是索性做个金山沟出来。”这就是民间里最朴实且实在的民情。

    “完成以后,这模型占地太大,阻碍了住宅里的活动空间,他于是决定把它捐赠给博物馆。”

    他之所以感动,那是因为他也曾为梅州的大马客家文物展览厅做过一座金山沟模型,“只是体积较小,设计也较简单,这个很原汁原味。”

    他说,锡矿和橡胶园对我国华人而言非常重要,眼前这座金山沟,勾起了他记忆中的童年时光里,再熟悉不过的采矿场景。这个生活场景却是大马年轻一代来不及参与的过去,而他要让他们知道先贤曾有过的生存模式。

    对于这座博物的访客,他不仅要让各族学生参观,也邀政治人物来走一回,连同外交官也先后来到来这里,静阅大马华人的昔日。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