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白光也有中词西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亚萝夏:白光也有中词西曲

    罪过罪过,前阵子写香港五十年代中词西曲的流行曲时,竟忽略了白光也唱了好几首此类歌曲,成绩更不俗非凡。很多人公认姚莉的〈大江东去〉与张露的〈给我一个吻〉,是最成功的中词西曲,愚见认为可添多一首白光的〈抱着我紧点〉。



    它的原曲是〈Kiss Me Another〉,此时的白姐卅多岁,人生经验丰富,这首歌是她歌艺巅峰期之作,歌声热情奔放,最后一句的狂野呼叫,更收画龙点睛之效,比原曲更好。

    歌曲出在风气保守的五十年代初,像〈抱着我紧点〉这样的歌名,是会得令歌迷退避三舍的。即使是那时点唱风气极盛,热情如火的男青年,也不敢点〈抱着我紧点〉这样的歌曲给心仪的心上人。

    白光从上海到香港后,并没有加入百代录唱片。此时她录了最少有廿余首歌曲,包括〈叹十声〉、〈向王小二拜年〉。手头上有一张1994年菲律士公司重刻的CD收录廿首歌,也没有收纳这首歌曲。只能碰运气,在一些不知名公司出的CD里找到,希望优管会有热心人上载。

    白光这时录的中词西曲,还有极成功的〈天边一朵云〉。把原曲歌名〈The Wayward Wind〉化风为云却贴切得贴地真是神来之笔。写词的姚炎,不知是何方高手?他可以说是再创作,却又把原曲歌词的神韵无微不至地描绘出,它也绝对是最上佳的中词西曲时代曲。

    〈天边一朵云〉当时没有得到应该有的赏识,倒是六十年代中本土歌曲兴起,新加坡歌星任约翰唱成〈破碎的心〉大受欢迎。时也运也命也,能不相信?

    白光同时的中词西曲还有一首〈雨中徘徊〉,用的是当时少见的〈回音式〉录音,别有风味。它的原曲至今也是我心爱的歌曲。

    白光还有一首中词西曲〈今夜且流连〉,原曲就是著名的〈友谊万岁〉。特别的一点是,谱词的是顾媚。她也为白光当时最好的歌曲〈醉在你的怀中〉谱词,作曲的“江枫”不知是谁?我怀疑是名作曲家李厚襄的化名,因为他此时是在这间公司任高职。

    〈醉在你的怀中〉现在谁不称道?它唯一的“错误”就是出现得太早,听过白姐唱过这首歌的人,就会笑说一比蔡某,倒像修道院女校的学生。崔萍早期的初版歌曲〈今宵多珍重〉与〈脸儿甜如糖〉也是菲律士出品,当年也出重刻版,自己无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