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介英:“借学术之名”推销种族诉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介英:“借学术之名”推销种族诉求?

    在一片“尊严”诉求声中,我们听不到“学术”的音符,只听到“我们是主人,你们是外来人”的非“学术”“种族主义”旋律,还有不该有的“怪罪他人”的指控声、无理取闹的“终止契约”的恐吓声与“漫天开价”、要这要那、没完没了的“需索”声。



    这个“尊严”大会是由大马4所顶尖政府大学联办的,却怎么会出现如此毫无“学术”基础的论调?这确实太不像样,太令人失望了!难怪巫裔学者达祖丁教授要生气地说:“无耻的教授和校长发表如同土权或大马穆斯林阵线(ISMA)的极端分子和捍卫回教社群运动组织(UMMAH)的短视一样的言论。看着这群‘为人师表者’无耻地站在台上侮辱和批评我们的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其他族群同胞,人民如何能原谅他们呢?这4所政府大学应为上周日丢尽学术界的尊严而负责。”

    损害马来人“尊严”了?

    大会执行秘书再纳吉林说:“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马来人5000年前就来到这里”。蓝卡巴星马上跳出来指正说:“马来西亚是全体马来西亚人的。”笔者则想问这位马大文学院前院长,他是根据哪一项考古研究证明马来人5000年前就来到这里?

    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代表努鲁要求在6年内废除多源流学校,意即关闭华小、淡小,并实施单源流教育体制。魏家祥马上声明:马华将抗争到底,守护多元教育体制。笔者则想请教努鲁,华小有18%非华裔学生,怎么就损害了马来人“尊严”了呢?

    博特拉大学代表莫哈末再益要求政府在教育体系的各阶段(不只是小学)的国语科,都要学习爪夷字与爪夷书法,并对任何尝试阻止者采取严厉行动。笔者想请教莫哈末再益,Rumi马来文已成功崛起成为现代化科学、法律、文化、医药的语文,何以需要再回过头来要求全民去学习已被Rumi取代的爪夷文?他是根据哪一项研究报告,发现学习了爪夷文就能捍卫“马来人的尊严”的?

    令“学术尊严”扫地

    至于阿都法迪要求国家重要官职必须由逊尼派穆斯林的马来人出任。笔者想问他,大马现有重要官职几乎已全由马来人出任,难道这还嫌不够吗?若再增加岂不变成不能反映大马多元国情的“一族独霸”?其实,让几个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出任要职,点缀点缀,不是更好吗?

    总之,这次的“尊严大会”的确有“借学术之名,行需索之实”的嫌疑,4所大学的领导人恐难辞其咎!那些在会上发表没有“学术”依据的言论者,更亵渎了为人师表者的“师道尊严”,令大马高等教育机构“学术尊严”扫地!因此,笔者认为巫裔人权律师茜蒂卡欣与8大专青年组织,要求4所大学领导人辞职谢罪有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