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转型后的拉大,还是拉大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振文:转型后的拉大,还是拉大吗?

    拉曼大学学院创办50年以来,为超过20万名清寒学子提供了升学机会,理应记上一功。



    然而,其眼前的道路并没有因此变得较为平坦:希盟政府给予的拨款一年比一年少,行政拨款没了,明年的发展拨款也被砍剩100万令吉。

    尽管名不正则言不顺,负责掌管马中商务的丘光耀却还是忍不住加把口,提议马华放生拉大,让拉大转型为政府大专院校,即可获得公平的拨款。

    各行各业当前都在谈转型,但拉大转型成政府大专会是条生路还是死路,我们也许得从拉大的创校背景及存在意义来进行审慎思考。

    拉大的创办,可追溯至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全马只有一所大学,即马来亚大学,学额有限。华裔学子深造无门,拉曼学院于是在马华公会的倡议下应运而生。

    而且,当时在政府内部占有一席之地的马华还争取到“1令吉对1令吉”的政府资助,拉曼学院才得以提供一般民众负担得起的大专教育,并于2013年升格为大学学院。

    倘若上述历史不曾发生,试问有多少华裔子弟会就此失去接受大专教育的机会?

    教育是无辜的

    拉曼大学学院,象征着华社对教育的重视,同时也反映出本地华人夹缝中求生存、面对逆境时自强不息的精神。

    虽然是由华基政党所创办,但拉大并没有像国内一些政府大专院校只招收特定种族的学生,反而开放给所有中学毕业生前来报读。

    一旦转型成政府大学学院,它或许就得把一定的学额保留给土著,一切就会打回原型——拿莘莘学子接受大专教育的机会来换取更多的拨款,值得吗?

    而且,就算要去党校化,也得先证实拉大是党校才行。

    单凭组织机构图上的信托委员局及委员会成员跟政党有关系这一点,就一口咬定拉大为党校,难道教育基金会是成立假的?

    谁掌控教育了

    过去数十年来,当局曾接获任何拉大师生的投诉,指马华在校园里举办政治讲座或党员招募活动吗?校园里有哪个角落张挂着马华标志或党旗吗?校方有规定所有拉大生须背熟党训、唱党歌、甚至加入马华公会吗?有开办任何有关马华党史,或是以灌输党的思想、培养日后党的干部为教学目标的课程吗?

    如果没有,又哪来林财长所指的“政治掌控教育”呢?

    假如政府担心教育基金会只是个幌子,那大可修改社团法令,限定教育基金会信托局成员不得在任何政党担任要职,或是限制有政党背景的成员人数比例;再不然修订大专法令,明文禁止政党涉足教育事业。
    否则,如果同属培育英才的教育机构,且获得学术资格鉴定机构的认证,那为何拉大没资格享有公共资源拨款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