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在东京买房子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在东京买房子住

    “现在东京房价那么便宜,日圆汇率又那么低,你们会考虑去那里买一间住吗?”几个人在一起聊天,谈到这个问题。



    “如果有几百亿身家,在什么地方买房子住都行,但我不会在东京买。”我说:“第一,没那么多剩余的钱。第二,每次住上一小段时间,我还是住酒店。”

    “买房子是投资,万一房价涨呢?”有人说。

    “万一跌呢?”我反问:“拿这个钱,要住多好的套房都行。”

    “谈的是比方,比方你决定在东京长住,你会住哪一个区?”

    我说:“我的话,会住月岛区。”

    “月岛?在哪里?”

    “月岛就在筑地附近,离开银座也不远。”

    “为什么选月岛?”

    “那里保留着六十年代的古风,有很多木造建筑,对我来说是种怀旧,而且买菜也方便,走几步路就是筑地市场,那一带又有很多道地的日本菜餐厅。”

    “是呀。”友人赞同:“天天吃日本菜,不然自己买回来煮,真是乐事。”

    “不过到日本玩玩还可以,要长住我是不会的,日本不是一个很适合长住的地方,一切都要自己动手,年轻时还行,在我这个年纪就不适宜。”

    “可以请家政助理呀!”友人太太从不做家务,她想得也简单。

    “日本人从来不请佣人的,就算是公司大老板,家里的事也得亲自动手。”我说:“像你什么都要靠人,一定住不惯,不过话说回来,日本的灰尘没香港那么大,清洁起来倒不是难事。”

    吃喝玩乐会生厌

    “那就买吧!”

    “也不是那么简单,垃圾分类就很头痛,什么可燃烧的,不可燃烧的,大件的,小件的,来收垃圾的日子都不同,而且费用高。”

    “有多贵?”

    “一间普通家居,水费、电费、煤气费,还有看电视也得收费,NHK会向你收费,加起来,一个月也总要十几万日圆。”

    “哇!”

    “交通费更贵,就算挤火车地铁,也不便宜,别说搭德士了,一上车就得上百块港币,日本人很少搭德士,除非过了凌晨十二点没有公共交通工具。”

    “但我喜欢吃日本东西,在那里买了房子,可以天天吃,那多好!”

    “日本菜说起来是很单调的,鱼生、天妇罗、鳗鱼饭、锄烧、铁板烧、咖喱饭、拉面等,吃来吃去就那几样,也会吃厌的。”

    “吃厌了就吃西餐,东京的西餐很多米其林星的,中华料理也不少呀!”

    “对,都是贵得要命,而且很难订到位,就算给你天天光顾,到某个程度也会厌。偶尔去住一两个星期还可以的,一连住几个月,你就会受不了。”

    “说得没错。”友人点头。“但是,东京除了吃,还有很多文化活动,如果我长住下来,可仔细去看,我是不会厌的。”

    “比方说?”

    “比方一个上野公园,附近就有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东京都美术馆、上野森美术馆、国立科学博物馆等,花几天都走不完,国立西洋美术馆的收藏很精,罗丹的古铜雕像群比什么地方都多。看完了上野,可以去根津公园,我最初到东京,是我父亲带我的,很少人知道,不但庭院漂亮,那里的根津美术馆有很多中国字画。其它地区值得去的还有现代美术馆,偏门的美术馆有东京都写真美术馆、浮世绘太田博物馆、文化服装学院服饰博物馆、印刷博物馆、烟草与盐博物馆、目黑寄生虫馆等,半年都走不完。”

    住上两个月才决定

    “这些我没兴趣,我只喜欢吃的。”

    “那么到台东区,那里可以找到专门吃土鳅或马肉的老店,都是上百年的,买一本叫《怀旧昭和饮食散步》的书,里面资料详尽,吃的东西和一般的不同,价钱也便宜。

    慢慢找,也可花上几个月,另外有一条叫河童街,专卖餐具,从餐刀到服务员的制服,菜单的种种设计到食物的蜡样办,无奇不有,仔细看,一点一点买,要开一家餐厅,什么都齐全。”

    “东京那么好玩,还是买一间来住吧!”

    “只是吃和玩的话,我还是不赞成,因为怎么吃怎么玩,都有生厌的一天,要在日本住下,必得认识日文,会讲日语,懂得欣赏他们的文化,不然,一切枉然。你们买的房子,总有一天会卖掉,而且是亏本地卖掉,何必?租个短期合约的住家,住一两个月试试看,还是想买的话,到时才决定吧!”我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