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谁敢侮辱马来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刘永山:谁敢侮辱马来人?

    是的,谁会去侮辱马来人?谁又敢侮辱马来人呢?



    侮辱马来人就等于和马来西亚逾60%巴仙人口为敌。如果以人口逾3000万来计算,这等于是2000万人口的生意,华人是最实际的民族,要做2000万人的生意,华商已经应接不暇,还会与他们为敌?

    华裔中小企业除了聘用外劳之外,生产线上的都可以看见马来员工的踪影。除非华商一心只想聘用外劳或华印裔当员工,要不然2000万人口的劳力市场,华商需要与之为敌吗?如果马来人都会阅读华文,有哪一家华文媒体不想做他们的生意?

    理性的政党应该是这样:所有人的选票我都需要,不管是马来人还是非马来人的选票。这2000万名马来人当中,如果一半以上的都是合格选民,这里就有至少1000万张选票。请问有哪一个政党的算盘会算漏这1000万张选票?

    想像出来的共同体?

    当然,不是每一个华商都有本事去做每一个马来顾客的生意,也不是每一个华商都会100%聘用马来人。政党人士也不可能获得每一个马来人的支持,但是这些商家政党,也不可能闲着没事做,跑去侮辱马来人!

    偏偏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人把自己看成是受害者,认为别人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要侮辱他们。这些人有大专校长,也有政商界主管。他们位高权重,属于各自领域的精英,竟然还有人胆敢侮辱或威胁他们的地位?

    如果有这样的人,他们肯定不是正常人。相信这样的人大量存在的也不是正常人,因为这两种人每天生活都是异常地紧张,他们每天不是四处害人,就是每天被人加害。

    可是在新马来西亚语境下,好像突然出现许多受害者。例如有马来人觉得有人要削弱他们的权利和侮辱他们的尊严。华人当中也有人疑神疑鬼,以为别人要把华人同化。印度人也认为政府长期忽略他们的感受,毕竟半岛三大族群当中,他们人数最少。东马两州子民认为他们的天然资源长期被西马的政客剥夺。东马土著更是认为他们是第二等的土著。

    好一个509就变出这么多受害者。谁是加害者呢?这个问题反而没有人问,也没有人知道答案。既然是这样,这个受害者到底是否是真正的受害者?还是它只不过是想象出来的共同体?

    自己害自己

    首相敦马在马来尊严大会一语道破要害:上苍不会协助这个民族,除非他先协助自己。同理,上苍是不会加害这个民族,除非他自己害自己。

    因此,所谓的受害/加害者,这全部都是想象出来的概念。现实生活并不存在大量的受害者或加害者。可是,有些人就是需要这样的身分才能够在社会上赚吃。

    所以,我不会为马来尊严大会通过的极端议决案而感受威胁或伤心,因为会上发生的都是剧情所需。大会结束后,这场表演也将落幕。反而首相并没有根据导演预先安排的台词发言,因此得罪导演和观众。

    大会结束后,华商还是继续要做马来人的生意,马来员工还是要回到职场上班。马来西亚不实行种族隔离,任何团体、企业、机构或公司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害不了谁,谁也欠不了谁。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