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与沙地国王交情好 1MDB与PSI合作 只有口头审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副刊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纳吉与沙地国王交情好 1MDB与PSI合作 只有口头审核

    (吉隆坡16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证实,该公司曾经只以口头形式,对PetroSaudi国际公司(PSI)进行精明审核(due diligence),没有以书面形式这么做。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25项涉及1MDB控状案迈入第23天审讯,辩方律师丹斯里沙菲宜今日开始针对1MDB和PSI于2009年8月展开的联营计划,盘问控方第9名证人沙鲁。

    沙菲宜说,政府对政府的交易都需进行精明审核,因此盘问沙鲁1MDB是否有对PSI进行精明审核,获沙鲁证实,上述精明审核并没有以书面方式进行,也没有向1MDB董事局提呈。

    (本报岑家豪)

    沙鲁阿兹拉继续出庭供证。
    沙鲁阿兹拉继续出庭供证。

    沙菲宜接着形容,以口头形式进行精明审核的情况是史无前例。

    沙鲁于9月25日宣读书面证词时曾说,登嘉楼投资机构(TIA)于2009年9月18日召开的董事局特别会议,旨在提呈“阿利亚项目”(Project Aria)的建议书,以强调PSI和1MDB的联营项目是政府对政府的联营项目,同时也是来自纳吉的意愿。

    此外,沙鲁今日指出,在逃大马富商刘特佐曾告知他,上述联营计划是因纳吉与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的私人关系所催生。

    沙菲宜接着询问证人,刘特佐是如何得知上述事情;沙鲁回应指刘氏曾指自己曾参与在一艘游艇上进行的讨论。

    沙鲁于9月25日供证时说,刘特佐曾告诉他上述联营计划,是纳吉于2009年8月在法国南部,与图尔基王子在游艇上度假时所讨论,当两人讨论时,刘特佐也在场,纳吉指示他处理和协调这件事。

    沙菲宜趁休庭之际吃饼干充饥,以补充能量为其当事人抗辩。
    沙菲宜趁休庭之际吃饼干充饥,以补充能量为其当事人抗辩。

    峇基曾指示
    勿记录纳吉来电

    沙鲁阿兹拉供称,时任1MDB董事局主席丹斯里峇基曾在一场2009年9月26日召开的董事局特别会议下达指示,勿把纳吉在会议前的来电一事记录在案。

    “我甚至建议在会议上进行录音,但他(峇基)不同意。”

    沙鲁9月25日供证时说,上述会议的目的是取得董事局批准,让1MDB展开与PSI的联营计划;会议前,大家在会议室集合,刘特佐正在与人通话,随后把电话交给隔壁的峇基;峇基向大家示意那是纳吉来电,不久后峇基就回到座位,通知所有董事,该联营计划已晋升到政府对政府阶段。

    沙鲁周三(16日)下午证实,刘特佐是在他邀请下列席上述会议。

    “我要他向董事局解释有关PSI的协议,它是如何发生的,具体解释这如何是一个政府对政府的交易。”

    沙菲宜之后询问沙鲁,他当时如何向董事局介绍刘特佐;沙鲁回应指他不需介绍刘氏,因为当时所有董事局成员都已认识刘特佐。

    纳吉步出庭外时若有所思。
    纳吉步出庭外时若有所思。

    沙鲁:刘特佐犹如指挥家

    沙鲁阿兹拉形容,刘特佐犹如一支管弦乐团的指挥家,而乐团成员在没有必要知道其他成员任务的情况下各司其职,以取得特定成果。

    沙鲁接着认同沙菲宜主张,指他也是上述管弦乐团其中一员,不知道指挥家要做些什么。

    当时,沙菲宜是针对控方第8名证人,即纳吉前特别官员拿督安哈里形容刘特佐为“操纵高手”一事,询问沙鲁是否有看到刘特佐为了个人利益,操纵1MDB和PSI展开联营计划的交易。

    沙鲁回应说,他在证词内以“策划者”(orchestrator)一词形容刘特佐在代表纳吉的角色,负面含义略小一些。

    沙鲁9月24日供证时说,刘特佐传达给他的所有谈话要点和行动计划,显然与纳吉的行为与决定完全一致,因此他相信,刘特佐是扮演纳吉的“策划者”,以执行两人在1MDB的所有计划。

    听信唐敬志签联营协议

    沙鲁阿兹拉供称,1MDB执行董事(商务发展)唐敬志(译音)曾向他解释,称PetroSaudi(Cayman)控股有限公司是PetroSaudi国际公司(PSI)全权拥有的子公司,他当时完全依赖唐敬志的说词,因此虽然他知道2家公司的名字有所不同,但最终仍于2009年9月28日签署PetroSaudi(Cayman)控股有限公司与1MDB PetroSaudi Ltd的联营协议。

    当时,沙菲宜针对沙鲁于2009年签署上述协议一事盘问他,指他明知道有关2家公司是不同公司,而1MDB董事局批准的是1MDB和PSI之间的协议,而非PetroSaudi(Cayman)控股有限公司,因此为何他在可向董事局或律师谘询的情况下,却选择听信于唐敬志。

    沙鲁回应指,当时,唐敬志已和代表1MDB的律师楼Wong & Partners合作,并告诉他可签署协议。

    “有一支法律团队是负责检查此事,唐敬志在国际交易上具有经验,他表明这(协议)没有问题。”

    哥巴斯里南8月28日念出此案开场白时指出,1MDB和PSI要签署协议经营联营公司纯是假象,所谓合资协议最终不是与PSI签订,而是与PetroSaudi(Cayman)控股有限公司签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