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马六甲头条】“倾斜屋”困扰23年 居民声称求助已绝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今日马六甲头条】“倾斜屋”困扰23年 居民声称求助已绝望

    (马六甲18日讯)“此次将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登报,我们已经绝望了……”



    玛琳柏迈也有“倾斜屋”(rumah condong)?“倾斜屋”是玛琳柏迈后巷地陷多年,以致屋身龟裂倾斜的中价双层排屋的“代名词”;居民经过3位首长掌权时期,问题至今仍然无法解决,受影响居民自23年前开始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令他们倍感无奈,感叹:“没人会帮我们的。”

    受影响的排屋计有24间,位于玛琳柏迈花园第5及第6路。有关地段在未有屋业发展前,是一片沼泽地。发展商疑在填土后并没有待泥土沉淀、扎实,即兴建房屋,才引发一箩箩不可收拾的后患。

    玛琳柏迈花园第5及第6路中价双层排屋后巷地陷多年,以致屋身龟裂倾斜,犹如“倾斜屋”。
    玛琳柏迈花园第5及第6路中价双层排屋后巷地陷多年,以致屋身龟裂倾斜,犹如“倾斜屋”。

    《中国报》记者在居民们率领下,前往屋内外视察,承包商2005年在屋子后巷打的地基,已经“浮”出地面,形成一座座的路拱;屋内墙上的地砖,已经随着时间慢慢脱落,包括设于厨房的化粪池铁盖因地势的变化而掉落,屋内飘出阵阵恶心的屎尿味;有者则在屋前及厨房建起一尺高“防洪墙”,避免大雨轻易令沟水倒流入屋。

    居民饱经25年的困扰,政府给予的希望换来他们的期望,再由期望转为失望,如此的现象不停循环,唯一不变的是希望政府伸出援手,给予他们安全的家园的一颗心。

    承包商2005年在屋子后巷打的地基,已经“浮”出地面,形成一座座的路拱。
    承包商2005年在屋子后巷打的地基,已经“浮”出地面,形成一座座的路拱。

    受访居民指出,有关排屋于1995年建竣,部分居民隔年入住后开始面对连接不断问题。2003年,居民开始与当局接洽,寻求解决方案却投诉无门,始终没有进展。

    去年,当地居民透过非政府组织,以书信方式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甲州首长、汉都亚再也市议会及副首相寻求解决方案,盼这诉求获得关注。

    谢秀音(左起)与陈丽华看着龟裂的墙壁,不胜唏嘘。
    谢秀音(左起)与陈丽华看着龟裂的墙壁,不胜唏嘘。

    前首长曾建议搬迁
    居民指地点远拒绝

    24间受影响的排屋早在2016年8月,被汉都亚市议会列为“危楼”,安乐窝瞬间变成危楼,令居民气愤不已,因为他们在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地点搬迁。

    “甲州时任首长丹斯里莫哈末阿里建议居民搬迁,却遭到反对,居民被视为不领情的一群,但外界不理解我们被安排迁至马接翁武或榴梿洞葛的心情,距离市区如此遥远,要居民如何接受?”

    冲凉房墙上的地砖开始脱落,令人担心冲凉时随时被地砖击中。
    冲凉房墙上的地砖开始脱落,令人担心冲凉时随时被地砖击中。

    居民指出,数十年的争取已令他们身心疲惫,如今年纪已经不轻,仅希望希盟政府援助,拆除危楼重建廉价屋也罢,居民不愿再承受水灾之苦,也不要再担心横梁随时断裂。

    另外,居民说,无论重铺沥青或修剪杂草等,玛琳柏迈第5及第6路后巷皆不受惠,尤其早前市议会为第5路更换新的告示牌,并没有显示该路段的号码,令居民感觉第5路“被消失”了。

    居民在屋子前方及厨房兴建“防洪墙”,避免雨天时沟水倒流入屋。
    居民在屋子前方及厨房兴建“防洪墙”,避免雨天时沟水倒流入屋。

    避免问题被拖延
    居民要先有共识

    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指出,甲州首长阿德里将在10月底前往玛琳再也视察,其中一个将到访的地点,会是玛琳柏迈“倾斜屋”。

    不过,他认为,居民们的看法不一,因为各自屋子下沉的程度不一样,有者愿意搬,但有者不愿意,大家缺乏共识,而无法达成共识,相信是导致整个情况被拖延的根源。

    “问题存在20多年,并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因为当中涉及的是拨款与土地问题,只有首长有权限决定;作为当地代议士,我唯一能做的是反映此课题,希望获得当局正面回应。”

    谢守钦说,若首长没有亲自到访,代表希盟政府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但也不能马上就将问题解决,还需要首长与官员前往了解,再做决定,但最重要的是居民之间要有共识。

    “我将充作中间人,任何进展或决定必会通知居民。”

    居民过去多年透过报章表达不满,但事情始终没有进展。
    居民过去多年透过报章表达不满,但事情始终没有进展。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