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介琳:只许马大放火,不许彦铬点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介琳:只许马大放火,不许彦铬点灯?

    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在自己的毕业典礼上,高举大字报向马大副校长阿都拉欣抗议,事后学校发文告怒斥他没教养和报警对付他,如今还传来校方扣押其毕业证书;其实早在黄彦铬决定于毕业典礼这么做,姑娘已有预感,接下来他将面对一场不平静的风雨。



    黄彦铬敢于冲撞体制,浑身充满年轻人的干劲,不服输也不畏强权。换作是别人,即便不满副校长在“马来人尊严大会”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最多也只是骂骂几句,不会有其它实际行动,但黄彦铬却抛下震撼弹,坐言起行,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副校长和马大丢尽面子。

    然而这件事,双方都各有不妥之处。

    马大的不妥,在于它是世界名校,校方和领导人应展示堂堂教育殿堂的风范,专注于发展学术领域,然而副校长放着正经事不做,却和其他政府大学的领导人联办种族性大会。

    作为一所政府大学的领导,人在屋檐下有时不得不低头,或许副校除举办大会只是遵从“上头”命令不得不为之,但副校长您是可以控制自己言论的,没必要在大会上发表种族性言论,沾污了马大招牌,也有失顶尖学府领导人身分;滥用职权达到个人政治目的,应该受到谴责。

    黄彦铬的不妥,则在于他作为学生,要求“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副校长辞职无可厚非,偏偏“衰在”他选择于神圣的毕业典礼这么干。

    已失去气度

    这是一个学校、毕业生和家长亲友共庆的欢愉时刻,但他举大字报,搞砸许多毕业生和父母值得纪念的重要时刻。

    他应该联合其他学生组织、老师组织等,发文告或以具体的行动来抗议副校长的不当言行。

    否则,若此事开了先例,以后人人跟风,毕业典礼不就乱了套?其他大学也要“校校自危”,每次毕业典礼前先对毕业生来一轮搜身以策安全。

    不管怎样,校方在应对此事上可以有更理智更大方的做法,也要检讨自己是不是先有不对之处,而不是小肚鸡肠的报警对付学生,甚至扣押人家毕业证书作为报复。

    你或许觉得扳回了面子,却也已失去气度,校方已高高在上的语气责骂学生没教养,塑造学校强硬霸权的形象,让广大学子和社会寒了心。

    而且,马大可以堂而皇之举办种族性大会,副校长可以不顾身分大放厥词不受对付,但黄彦铬毕业典礼举大字报抗议,就要被报警调查、扣押毕业证书,令人有种“只许马大放火,不许彦铬点灯”之感。彦铬这次点灯固然是引起了争议性,但副校长到处放火却是无可争议的犯了大错,可笑的是,放火烧起族群怒火者仍然高高在上,不识相的点灯者却受尽践踏,而声援他受到不公平 对待者却没多少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