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记杨进发博士二三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廖朝骥:记杨进发博士二三事

    2019年10月10日,从悉尼传来的噩耗,杨进发博士于澳洲悉尼疗养院去世,享年82岁。我因为参与杨进发书库的筹备工作及协助分类他捐赠的书籍、原始资料的工作,得以对先生的著作、研究及晚年的生活有一些理解。



    杨进发博士自南澳佛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 of South Australia)历史系荣休后,就一直长居阿德莱德(Adelaide)。杨先生单身独居,以书信及电话座机与外界往来,闲时偶尔与学界好友几人搓牌。杨先生在大学主要教授东南亚史及中国近代史专题。先生自序言“除了教学与研究工作之外,课余兴趣包括了中国古体诗的创作与欣赏,从浩瀚的中国古典诗词中寻找精神文明。”在杨进发书库中,就有一批杨先生的手抄诗稿。除了先生自己抄录的前人诗句,他自己也创作旧体诗。这批诗稿有些发表在报刊,手稿则收纳在相册或手抄本子上,本子上还贴上剪图,相映成趣。杨先生在1981年《旅澳十年有感》写五律一首:“春风哪里来?满树梅花开;堂前杨柳嫩,相唔又十载;年来何所学?短发已苍然;旅澳常怀旧,烟雨云北天。”

    杨先生的成名作是1984年由牛津出版社出版的《陈嘉庚:华侨传奇人物》。1981年他在伦敦皓首穷经苦读档案时,曾作七绝一首《伦敦咏志》:“朝进邱园拓殖荒,暮返寒楼索句忙;风雨料峭自徐行,三点两滴苦愁肠;谁不羡风中劲草?谁不恋雪里温床?此生壮志何时酬?著书立说读华章。”随着1990出版《国民党在英属马来亚的活动1912-1949》、1992年出版《英属新加坡时期华人社会领导层及权利》及1997年出版《马来亚共产主义的起源》,此四书相映成辉,已是我们研究战前华人社会政治发展的经典著作。

    珍贵原始史料

    阿德莱德气候干爽,适合藏书,杨进发先生捐赠的书刊、资料、剪报及手稿等大多状态良好。2019年3月30日,前后筹备大约有1年之久的“杨进发书库”,在新纪元大学学院陈六使图书馆正式启用。这是杨先生生前的其中一个愿望,他希望将多年研究所用到的书籍、原始材料捐赠给马来西亚的大学院校,以回馈马来西亚的学术社群。这批中英文书籍总数接近4200册,英文书为主的藏书都已经全部编目进入书库中。此外在杨博士捐赠的50箱的原始资料中,有大量英殖民时期的外交部(Foreign Office)、殖民部(Colonial Office)的解密档案的副本及微缩胶卷、他个人收集的剪报、访问记录等。这批珍贵的原始史料,官方档案将能继续引导研究者开发更多研究的题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